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五年之约(漫画后续)

*有很多小暗示你们能get到最好
*感觉本来轻松的氛围被我搞得这么沉重呢

莫关山喘着气从医院病床上坐起来,卧槽!原来是梦!傻逼贺天!这个死变态!在梦里都不放过我!操!

莫关山烦躁的呼噜了两把头发,试图掩盖脸颊上传来的燥热,说起来,刚才的梦总不至于是他想贺天想的太多才做梦的吧。或者还有一种说法,你梦到的人是因为他在想你?

咦,莫关山摇了摇头,搓了一把脸,这都什么鬼,谈恋爱的小屁孩才会这么想吧!

不过这倒是第一次,梦里除了家里的事儿和一堆垃圾人之外,还有见一他们,莫关山皱着眉,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不应该把他们牵扯进来的,不然以后遇到危险,自己就会有别的牵挂,这种情况不行。

可是怎么拒绝啊,他们,有他们在我连噩梦都做的少了,还有贺天,明明虚伪又阴险,可是又很强大很可靠,哪怕是在梦里都能给我说不出的安全感,这种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体验过又怎么舍得放弃。

莫关山就因为一个梦,想了很多很多,自己的家事,贺天的身份,见一他们和自己的未来,以前所有的目标和计划在遇到他们之后不断被干扰,甚至现在,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真的正确,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阴一会儿晴,因此完全没注意到推门进来的男生。

“莫仔~有想我吗~”贺天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病房里,将莫关山的思绪打断,也让昨晚梦境的重点从被人围堵嘲笑的窘境中强势转移到贺天的怀抱里,尤其是那双覆在自己屁股上的手。

“想你大爷!你个死变态臭流氓!”莫关山红着脸冲贺天一顿大吼大叫,突然想起梦里贺天说自己,最凶最狠无敌恶霸,他立刻抑制住了自己的嗓音,“不是有事儿吗怎么回来了?”他生怕自己再骂下去贺天会将昨晚的梦境重演,抱着他跟他说荤话还捏他屁股。

“来看看你,”贺天看着病床上的红毛张牙舞爪的样子,“住院还这么凶,还说不是欠操。”

莫关山又一次羞红了脸,“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贺天走到床边坐下,“打针了?男护士还是女护士?”

莫关山往床的另一侧挪了挪,“女,女的,关你屁事!”

贺天顺势躺了上去,说话间手已经伸进了被子,“关我屁事儿?我也想给你打针。”

莫关山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贺天的手伸了过来要往自己身上摸,他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去,“操!你干几把!”

贺天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的腿,“想看你撅屁股的样子,过来。”

莫关山的脑袋嗡的一声,心也跳个不停,拒绝的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不,凭什么给你看!你个臭流氓!”说话间还揪紧了自己的裤子,毕竟贺天这个狗鸡扒裤子这种事儿做的可是轻车熟路了。

贺天好笑的看着莫关山紧张的样子,非要说的话再逗逗他,“不过来也行,现在把医药费还上,我这就走。”

莫关山的眼一下就红了,“别,,,,”然后慢慢挪到贺天面前,松开了抓着裤子的手。

贺天看见莫关山红红的眼睛心疼的不行,想把人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莫关山已经自觉趴在了他腿上,脸埋在床上闷闷的说了句什么。

贺天看着近在眼前的翘臀,却不能真的上手扒裤子,只隔着裤子摸了两下,“行了,不疼了啊。”就把莫关山拉了起来,把被子往自己的腿间一盖,清了清嗓子,“你刚说什么?”

莫关山垂着脑袋,丝毫不见刚才的盛气凌人,“我说,,,,没钱。”

贺天揉了揉他的脑袋,“我逗你呢,不要你钱。”“那你还,,,”莫关山抬头迅速看了贺天一眼,眼神迫切,却又立刻错开了视线,“那你什么时候走?”

贺天被那一眼看的心神一动,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又仿佛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下午1点,还能跟你吃顿饭呢。”

莫关山看了眼时间,10:09,2小时51分钟,莫关山心里一酸,还不如一场梦时间长呢。

“你去哪儿?”莫关山没问什么时候回来,他还没想好。

“我也不知道,怎么,不想让我去?”贺天没说谎,之前去洛杉矶是回家见父亲,这次再回去就不知道是去见谁了。

莫关山没说话。

不想让贺天去吗,确实,但是如果这是怎么也没法避免的离别,无论是现在或者晚几年之后,如果贺天总有一天要去,那现在走最好,在自己还没离不开的时候,在一切未知的危险还没牵扯到他的时候,走了也行,大不了,自己就一直等着他回来。

莫关山摇了摇头,贺天的心一下沉了下去,莫关山又说,“五年,五年之后,要么你来,要么我去找你,欠你的钱先记账上吧,到时候还你。”

贺天听着这句和钱有关的约定,却好像是得到莫关山一句不离不弃的誓言,他懂。

“行啊,看在你做饭好吃的份上,不收你利息了。别反悔啊,不然我就揍得你,,,不然我就操死你。”贺天伸出拳头,莫关山也举起手跟他碰了一下。

少年眼里,是闪闪发光的坚定不移。

评论(2)
热度(60)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