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

或许我们羡慕的生活也一样孤独漫长

【韩叶】一场裸睡带来的恋情

*两个学生时代纯情小boy
*ooc有的 故事是脑洞我没经历过
*但是初恋永垂不朽

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过去,天气放晴,空气里也少了夏天的粘腻燥热,叶修把洗完的衣服晾在阳台上,抱着自己的被子准备去楼下晾晾。

宿舍门处传来开锁的声音,叶修忙着卷被子也没回头,“谁回来了?帮我拿下褥子呗?”

“好。”是韩文清的声音。

叶修笑着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蹭到韩文清身边亲了他一下,“老韩~”

“门没关,别闹。”韩文清说着拒绝的话却不推开叶修,伸手把人抱进了怀里。

腻歪了一会儿之后,韩文清催促叶修先晾被子,不然一会儿没地方了,俩人一人抱被子一人拿褥子锁门下楼。

“一会儿再来一趟把你的也晾凉。”
“嗯。”
“...

4 94

【贺红】五年之约(漫画后续)

*有很多小暗示你们能get到最好
*感觉本来轻松的氛围被我搞得这么沉重呢

莫关山喘着气从医院病床上坐起来,卧槽!原来是梦!傻逼贺天!这个死变态!在梦里都不放过我!操!

莫关山烦躁的呼噜了两把头发,试图掩盖脸颊上传来的燥热,说起来,刚才的梦总不至于是他想贺天想的太多才做梦的吧。或者还有一种说法,你梦到的人是因为他在想你?

咦,莫关山摇了摇头,搓了一把脸,这都什么鬼,谈恋爱的小屁孩才会这么想吧!

不过这倒是第一次,梦里除了家里的事儿和一堆垃圾人之外,还有见一他们,莫关山皱着眉,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不应该把他们牵扯进来的,不然以后遇到危险,自己就会有别的牵挂,这种情况不行。

可是怎么拒绝啊,...

2 57

【贺红】莫关山的碎碎念 4

31
不是喜欢 我仔细想过了

至少目前不是

好奇大于一切

等我弄清楚原因

如果之后还持续关注他的话

再深究原因

周末去趟滑板社吧很久没滑了

32
贺天在我旁边儿

我在天台

33
他说自己是看到我之后过来的

还说第一次上来就是因为看到我

结果我换了个地方

我那是不想闻到烟味儿好吗

不过我没提

毕竟他抽烟的时候真的挺帅的

很乖很安静

我问他了 抽烟的时候在想什么

他说往事

我想应该和墓地里的人有关吧

我拿着笔不画画的时候

也是那个状态

34
操!!!!!!傻逼贺天!!!!

居然跟老子动武!!!

我打不过他!...

16

【贺红】我喜欢的学长居然有男朋友并且就是隔壁校草本人

*旁观者视角
*体育生毛毛 对面校草贺天
*ooc有的
*写垮我不认

我是大一的,来学校不到半年,有一个喜欢的男生叫莫关山,是我的学长,他是篮球队的队长,至于我,我只能算是啦啦队队长吧。我也是男的。

可能运动系的男生都比较粗神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的喜欢很明显了,加油喊的最大声,虽然混在一堆女生里就被盖过去了,送水送的最积极,虽然我是给整个球队送水但他的水我都是放到他书包旁边的,上选修课总跟他在一起,虽然隔着好几排但在一个教室啊,在食堂里也总挑他盛菜的窗口,啊对了,莫学长还在食堂兼职,周一到周四晚上8点以后食堂窗口会有他的身影,他是在训练完直接过去的,我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我跟踪过他几回...

3 158

【韩叶】这次是真的破了补车

完整版指路这里

4 50

【贺红】露背毛衣 
我爱脆皮鸭文学!

1 134

【贺红】其实特别怂(接漫画)

贺天坐在医院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沾着血的双手撑着额头,表情隐藏在暗处,看上去只是有几分狼狈。

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耳边听不到医院的声音,只有莫关山的咳嗽和痛苦的呻吟,他得眼前甚至出现了血色,是莫关山的鼻血,也是小时候哥哥为了救他肩膀上的血。

他用力撑着额头,竭力稳住双手的颤抖,他很怕。

小时候小狗消失时他很不舍,后来朋友有可能出事儿时他很急很气,哪怕刚才在巷子里打架时,他也只是觉得硬撑下去可能会挂,知道莫关山留着血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

贺天清晰的感觉到心脏被人狠狠攥住,呼吸都痛的要命,他怕了,后悔了,他应该在第一时间拽着莫关山就跑,而不是逞英雄一样非要出手,他应该把人护在怀里,而...

6 314

【韩叶】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生贺
*ooc有的
*误会及解除

叶修的烟瘾在美国待的这三年变得愈发凶猛。

图书馆角落沙发里,叶修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神格外认真,他滑着光标浏览着国内某学校的贴吧。

【震惊!!!有人敢跟学生会主席表白!!!结果竟然!!!】这条帖子在眼前滑过时,叶修愣了一下,学生会主席,是韩文清来着。

他点开帖子,五千多层,看到有图他就直接点进去了,表白的是个男生,白白净净很斯文的模样,看着韩文清的眼神里带着难掩的爱慕和崇拜,韩文清只有个侧脸,看不到表情,叶修心里咯噔一声,突然不敢看结果了。

但他还是找虐一样往后翻着图片,男生递信,男生低着头,韩文清的表情都看不清,这几眼叶修就烦的不行,他又把图关了...

4 91

【贺红】Sandwich&Cigarette 6

莫关山是被贺天吻醒的。

贺天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就醒了,难得的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睁眼之后陌生的环境让他恍惚间以为还在梦里,从身边儿传来的温热也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得清醒,他习惯性的举起手想要咬上去,却发现手指上缠绕的纱布完全不是自己的手法,很整齐很专业,纱布上也没有渗血,昨夜的记忆才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莫哥,”他念叨了一句,扭头看向身边的人。

莫关山浅浅的呼吸声伴随着温热的鼻息,萦绕在房间里,和他的心跳交织在一起,美好的,很不真实。

贺天伸出手,如果摸不到,就毁了他,然后去吃药。

指尖传来皮肤的触感和温度,不是幻觉。

贺天心跳瞬间加快,不是幻觉。

“莫哥,”他呢喃着,凑...

9 39
 
1 / 3

© J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