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韩叶】一场裸睡带来的恋情

*两个学生时代纯情小boy
*ooc有的 故事是脑洞我没经历过
*但是初恋永垂不朽

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过去,天气放晴,空气里也少了夏天的粘腻燥热,叶修把洗完的衣服晾在阳台上,抱着自己的被子准备去楼下晾晾。

宿舍门处传来开锁的声音,叶修忙着卷被子也没回头,“谁回来了?帮我拿下褥子呗?”

“好。”是韩文清的声音。

叶修笑着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蹭到韩文清身边亲了他一下,“老韩~”

“门没关,别闹。”韩文清说着拒绝的话却不推开叶修,伸手把人抱进了怀里。

腻歪了一会儿之后,韩文清催促叶修先晾被子,不然一会儿没地方了,俩人一人抱被子一人拿褥子锁门下楼。

“一会儿再来一趟把你的也晾凉。”
“嗯。”
“半天不见想我没有?”
“……”
“我特想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俩,,,,”

俩人状态好的不行,完成了兄弟到恋人的完美过渡,上周就是过渡周。

上周末,叶修看了篇新闻,讲裸睡的好处,说的天花乱坠,让他跃跃欲试,于是某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就没穿睡衣,只穿了个内裤,屋里四个人,他还真不好意思连内裤都不穿,可是又很想体验一下,就把内裤往下拉了一截,确实挺舒服,很快叶修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修几乎忘了这件事儿,直到进卫生间洗漱时看到自己赤裸的上身,他才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儿,低头一看,不止内裤,睡裤都踏踏实实的穿在身上。

叶修瞬间懵了,自己半夜爬起来给穿上了?不能吧,没有一点儿印象啊,昨天也没觉得冷,自己又不梦游,那就是室友穿的?

想到这儿叶修不由得开始思考昨天大家的行为举止。

包子早就睡了,睡得和死猪一样,不打他根本叫不醒。

王大眼更不可能了,我平时那么欺压他,他没趁我睡觉闷死我就不错了还好心给我穿裤子。

老韩,韩文清。

叶修一想到是韩文清给自己穿的裤子就觉得羞耻,平时做做梦也就算了,要真是老韩,他不得笑醒啊。

所以可能是大眼良心发现了?或者包子起夜看到老大光屁股不忍直视给套了裤子?再或者,自己穿的,但是忘了?

想半天没结果,叶修又不能冲出去问他们,哎,你们谁昨晚上给我穿的裤子,万一真是老韩,他肯定不好意思承认。

于是叶修觉得晚上再试试,反正他是熬夜的一把好手。

装睡前叶修看了一眼其他人,都没睡呢,包子打游戏,剩下俩人看书。

叶修盖被子躺下之后,包子还抽空看了他一眼,“别睡啊老大,一会儿陪我打两局!”

叶修挥手,“今儿太累,熬不住了,周末吧。”

包子沉浸在游戏里也没顾上理他,叶修在脑子里不断琢磨着晚上的计划。

熄灯之后蹬被子,如果是包子和大眼,就装不知道,如果是老韩,嘿嘿。

叶修不禁开始幻想如果是韩文清,他是觉得自己影响不好还是怕自己感冒,他会尝试叫醒自己还是直接把裤衩提上去,他肯定是黑着一张脸的。

到时候自己就一把抓住他的手,严肃紧张的质问他,大半夜的你干嘛呢,耍流氓啊,扒人裤衩啊,老韩脸肯定会巨黑,肯定会瞪自己。

叶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忘了什么计划不计划,好像他不是为了看到底是谁替自己穿的裤子,而是为了抓到替自己穿裤子的韩文清。

熄灯后,包子的手机亮了一阵就关了,宿舍里黑漆漆的一片,叶修脚一抬就把被子掀开了,他骑着被子侧躺着,等着那个给他穿裤子的好舍友发现。

没动静,叶修甚至听到了包子的呼噜声,他又等了很久,无聊的都有点儿困了,结果宿舍里真的好像只有他一个醒着,得做点儿什么啊。

叶修假装睡得不舒服动了几下腿,把内裤蹬到了脚踝,然后趴在被子上,真的很舒服,没来得及好好感受一下,就发觉对床的人起来了,是韩文清。

叶修赶紧闭上眼,韩文清的脚步声几乎听不到,但他听到了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好吧,只是上厕所,叶修趁这个时候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多,离他装睡也没过多久。

韩文清出来之后叶修有些紧张,他是不是要过来了,一会儿是继续装还是揭穿他,叶修纠结了半晌都没什么感觉,他借着转身睁了一下眼,然后发现。

韩文清已经躺在床上了!

不是老韩!?叶修心里一阵失望,可他偏偏又觉得就是老韩,叶修在心里说,再等等,万一他还没看见呢,万一他一会儿过来呢。

结果等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裤子又穿的整整齐齐,叶修怀疑自己失忆了,他盯着韩文清,有那么一瞬间想冲上去问他裤子是不是你给我穿的,但是忍住了,万一不是呢。

一上午烦躁过去,叶修又心生一计,在午饭的时候跟老韩抱怨了一句,“我好像感冒了。”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以后睡觉把睡衣穿好,一会儿回去量个体温。”

叶修咬着筷子把牙都咬疼了,不确定的想再证实一下,“你不是半夜都给我穿好了吗,可能是在教室吹的。”

韩文清听到叶修提这个就黑了脸,“赶紧吃,吃完回宿舍。”

叶修忙不迭的把饭吃完,跟着黑脸的韩文清回了宿舍。

韩文清找温度计的功夫,叶修琢磨着一会儿怎么试探试探韩文清的心思。

“你以后别裸睡了。”

叶修还没琢磨出什么来,韩文清拿着温度计坐在他床头说了这么一句。

叶修把温度计放好,“舒服,你接受不了?”

韩文清黑着脸,叶修觉得他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你觉得这样有伤风化?”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我怕你感冒。”

叶修排着胸脯,“哪儿能啊,哥身强体壮,就是抵抗力不太行。”韩文清还没来得及教训他,叶修就摸着自己的心口来了一句,“哥抵抗不了你的魅力啊~”

叶修认真的看着韩文清,韩文清跟叶修对视了一下就错开了眼,“别瞎说,温度计好了。”

叶修看韩文清这个反应觉得有戏,“没瞎说,你摸摸我良心,真真儿的。”

韩文清任叶修拉着他的手放在了胸口,气氛顿时暧昧起来,“你好好感受一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叶修这时候也很紧张,他觉得自己虽然没说喜欢,但已经表达的够明白了,但是万一韩文清真的没明白,这个机会错过了自己的勇气怕是也会跟着消散,“韩文清,,,”叶修的嗓子有些发紧,他觉得还得努力一把。

“我知道,”韩文清把手抽了回去,他这时候的心跳不比叶修慢多少,“先看温度计。”

叶修啊了一声,把温度计取出来递给了韩文清,“你知道?知道什么?你明白我意思了?我,我是认真的,你愿意,,,,,你能答应,,,,哎呀我这还没准备好呢,,,,”

“37度8,准备什么,准备吃药吧你!”韩文清把温度计放在一边儿,起身想去找找退烧药,叶修一把拽住了他,“你先说清楚!”

韩文清把叶修拽着自己胳膊的手拉下来,“我晚上给你穿完裤子,你也是这么拽着我不让我走,我问你我是谁,你说,,,,”韩文清低头咳了一声,“反正我知道你意思。”

叶修这时候才真的害羞起来,自己的梦里确实总是韩文清的身影,发生过的没发生的事儿梦了一堆,当然也不乏一些缱绻的春梦。

“那你呢?我喜欢你那你呢?”叶修等不及要从韩文清嘴里听到一个答案,一个他渴望已久幻想过无数次的答案。

韩文清没说话,靠的越来越近,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叶修只觉得眨了个眼的功夫,嘴唇就被轻轻吻了一下,来不及体会的触感,叶修舔了一下,韩文清终于开口了,“你知道的,我,我也,,,,”话语被扑过来的叶修打断,他又亲了回去。

青涩的俩人别说吻技,经验都没有。

初吻。

少年嘴唇温软,气息醉人,味道又带着甜,尝过后才知道梦只是梦。

叶修喘着气推开韩文清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韩文清说他也,也喜欢,暗恋有果,喜欢得到回应,巨大的喜悦如同汹涌的浪潮,将叶修的心搅动的要跳出胸腔,没等他表达自己的心情,韩文清就将人按回去又吻在了一起。

当天晚上,叶修在睡前收到韩文清的眼神警告:睡衣穿好。叶修照办,趟在床上之后,他悄悄跟韩文清说,知道你吃醋,早点儿毕业出去住,真的舒服,以后你也试试。

后来的后来,叶修再也没有了裸睡的想法,因为韩文清让他知道了,不是吃醋,是欲火。

评论(3)
热度(116)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