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我喜欢的学长居然有男朋友并且就是隔壁校草本人

*旁观者视角
*体育生毛毛 对面校草贺天
*ooc有的
*写垮我不认

我是大一的,来学校不到半年,有一个喜欢的男生叫莫关山,是我的学长,他是篮球队的队长,至于我,我只能算是啦啦队队长吧。我也是男的。

可能运动系的男生都比较粗神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的喜欢很明显了,加油喊的最大声,虽然混在一堆女生里就被盖过去了,送水送的最积极,虽然我是给整个球队送水但他的水我都是放到他书包旁边的,上选修课总跟他在一起,虽然隔着好几排但在一个教室啊,在食堂里也总挑他盛菜的窗口,啊对了,莫学长还在食堂兼职,周一到周四晚上8点以后食堂窗口会有他的身影,他是在训练完直接过去的,我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我跟踪过他几回,当然我不是那种痴汉也不是跟踪狂,其实也就是顺路。

这么说起来,其实我根本就没跟他说上话呢!也不怪他看不出来我的心意了。

双十一是个表白的好日子,在那之前我决定先去要他的微信,就是这个决定,让我发现了学长的秘密。

那天我六点多就去食堂等着八点的晚饭,也想在学长进来时跟他打个招呼,谁知道我到食堂没多久,学长就和一个男生一起进了食堂。

以前学长从来没跟别人一起来过食堂,甚至说他很少有不单独待着的时候,其实我也不是每天都会遇见他,我看到的有限的次数里他都是一个人,我就默认了他单身且很少朋友的状态。

接着说,学长和一个男生进了食堂,明显关系很好的样子,男生比他高半头,黑发,挺帅,好吧是非常帅,可以直接当模特直接出道的那种帅,原谅我贫瘠的词汇只能这样形容,重点是,这个男生是对面学校的校草。

我是怎么知道的,当时食堂里大部分女生都一副见了自己偶像的样子,我从他们并不小声的窃窃私语中听到的,贺天,F大,校草,关键词就这些,至于俩人的关系,兄弟,她们是这么说的,如果脸上的表情能在真挚一些我一定也不会相信。

因为我亲眼见到了他们行苟且之事,好吧其实就是抱了一下,并且听到了贺天叫他宝宝(不久之后我才知道是我听错了不是宝宝是毛毛)。

如果只是宝宝我完全可以接受,谁没事儿会叫另一个跟自己一样大的男生宝宝?就是我是个gay我都不会这么给里给气好吗?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俩人进了食堂就直奔后厨,我没有机会打招呼更别提要手机号了。看起来学长并没有训练他穿的不是球衣。

两个小时后开饭,我排着队在学长的窗口,终于轮到我时,我要了两个菜,看着学长挽起袖子的胳膊。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足够穿羽绒服,食堂虽然不冷但也不至于热到要撸袖子,我抓紧时间看了几眼学长,仓促间仿佛看到了他手腕上有什么印记。

难道是纹身?我无从考证。回到座位上迅速扒拉了几口饭,就去食堂外面等莫关山出来,要微信的事儿已经决定放弃了,至少当时是没什么机会了。

我在外头溜达了一圈也没见他们出来,进食堂准备看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让我震惊又兴奋又激动的一幕!

当时学长在洗手台洗手,那个叫贺天的男生从后面抱着他,是种怎样亲密的姿势呢,就是泰坦尼克经典动作之一you jump I jump那段,我现在回想起来,脑子里却只剩下一个18禁的后背式。

当时那一幕真的刺激的我眼眶发酸,我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人居然有对象,更刺激的是他的对象无论在任何方面都完爆我,这种前一秒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后一秒他是别人老婆的剧情着实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还没调整好心态的时候就听到了那声宝宝。

我还能说什么,人家都叫宝宝了,我还能冲上去说学长能加个微信吗?顿时我对自己的偷窥行为感到不耻,还没上场就被out了,我决定去我的秘密基地独自一个人舔舐失恋的伤口。

秘密基地其实就是学校某个楼的拐角,刚开学的时候天气热,那里相对凉快,我就总在那个地方发呆看小说,偶尔遇到情侣我会自动避开。

但是那天,可能真的是我的倒霉日吧,我在那个地方再次遭到暴击,我又遇到了学长和贺天!

那地方是个躺着的L形,我在一边儿 他们在另一边,看不到,听得到,所以我听见了什么,一些很正常的情侣间的话题,我想你啊我爱你啊之类的,然后我就走了。

听墙角是不道德的,何况我一点也不想看他们秀恩爱,回宿舍之后我照常写日记,这个故事就被记录了下来,关于我大学的第一场暗恋与失恋。

后来我不再追逐学长的身影,偶尔也会听说隔壁校草和他男朋友怎样怎样,祝福吧,我也会幸福的。

评论(3)
热度(158)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