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其实特别怂(接漫画)

贺天坐在医院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沾着血的双手撑着额头,表情隐藏在暗处,看上去只是有几分狼狈。

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耳边听不到医院的声音,只有莫关山的咳嗽和痛苦的呻吟,他得眼前甚至出现了血色,是莫关山的鼻血,也是小时候哥哥为了救他肩膀上的血。

他用力撑着额头,竭力稳住双手的颤抖,他很怕。

小时候小狗消失时他很不舍,后来朋友有可能出事儿时他很急很气,哪怕刚才在巷子里打架时,他也只是觉得硬撑下去可能会挂,知道莫关山留着血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

贺天清晰的感觉到心脏被人狠狠攥住,呼吸都痛的要命,他怕了,后悔了,他应该在第一时间拽着莫关山就跑,而不是逞英雄一样非要出手,他应该把人护在怀里,而不是和他并肩战斗,他应该早点儿意识到,这个人的特别不只是他的红发,不只是他会做饭,不只是他的家庭,他早就住进了自己心里,皱一下眉心就跟着疼一下。

可是这样宝贝的人,流着血倒在了自己怀里,面色苍白,贺天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的医院,怎样抱着人在医院里不知所措的大叫救命,看着莫关山被推进急救室,贺天竟然感到一阵晕眩,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了伤,他只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

坐在椅子上的贺天想了很多,又好像只在祈祷莫关山能平安。

终于,急救室的门开了,贺天几乎是跳起来等在门口,医生出来了。

他怎么样?贺天开口却没有声音,他清了清嗓子,他怎么样?

还是没有声音。

医生也注意到了他的状态,拍了拍他的肩膀,“放松,他没什么大事儿,吊着水一会儿就能醒,倒是你,之前脑袋有受伤吗,先做个检查去吧。”贺天摇了摇头,医生扭头问旁边的护士,“他来的时候什么状态?”

护士看了贺天一眼,贺天正望着急救室里的人,“来的时候情绪很激动很紧张,大喊着救命,叫他去验伤也不听,就一直在这儿守着了。”

医生点了点头,有拍了拍贺天的肩膀,“先去做个颅脑核磁共振吧,如果结果正常的话应该就是心理问题了,放轻松,你的朋友很安全,你可以进去陪着他,等他醒来再做检查也可以。”

贺天看着医生说了句无声的谢谢,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了。

白色的病房,消毒水的气味,莫关山躺在床上,手搭在肚子上吊着点滴,贺天走过去握着他的另一只手贴在脸上,不断轻吻着。

莫关山闭着眼,眉头依然皱着,嘴唇略微有了些血色,贺天伸手倒了杯水,拿棉签沾湿了帮他润着嘴唇,伸手揉开了他的眉,然后又握着他的手静静的在一旁看着莫关山。

这是莫关山难得的安静时刻,不再满口脏话,不再一脸不耐烦,也不再跟他竖中指。

这也是贺天难得安静的时刻,没有身边围绕的女生叽叽喳喳,也没有坏笑着找见一插科打诨,更没有挥着拳头对莫关山威逼利诱。

贺天这时候满脑子满心满眼都是莫关山,病床上的人不安的动了动手指,贺天轻轻安抚着他,莫关山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贺天?”他哑着嗓子开了口。

贺天点了点头,把莫关山扶起来,将水端了过来放在他嘴边,喝了几口水后莫关山的声音好了很多,“你怎么样?”

贺天笑了一下,意为我很好,莫关山眉头又皱起来,“说话,傻笑什么。”

贺天清了清嗓子,我没事儿,依然没有声音,他也皱了皱眉,刚医生不是说心理问题吗,怎么还没恢复。

莫关山看着贺天只张嘴不出声,还以为他在逗自己,“你好好说话。”

贺天眨了眨眼睛,我是在好好说话但是暂时没有声音。

莫关山终于看出不对劲,“操!你受伤了?伤到脑子了?”他紧张的抓住贺天的手,眼睛通红,仿佛下一秒要哭出来。

贺天摸着他的后背,摇头,想找手机打字儿但手机不在身上,他从床头寻了只笔,“我没事儿,被吓到了失声了,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啊。”

莫关山看着贺天手上的字儿,眼泪啪叽啪叽的掉在他手心,很快把字迹晕染的模糊不清,“你个傻逼,操,吓死你活该!”他哽咽着嘟囔道,手依然紧紧握着贺天的手。

贺天吻了吻他带着泪水的眼睛,把人揽在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后背,没事儿的,别担心了,我以后都不会让你受伤了。

但是莫关山,你也别再吓我了,我真的超怂的。

评论(6)
热度(316)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