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韩叶】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生贺
*ooc有的
*误会及解除

叶修的烟瘾在美国待的这三年变得愈发凶猛。

图书馆角落沙发里,叶修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神格外认真,他滑着光标浏览着国内某学校的贴吧。

【震惊!!!有人敢跟学生会主席表白!!!结果竟然!!!】这条帖子在眼前滑过时,叶修愣了一下,学生会主席,是韩文清来着。

他点开帖子,五千多层,看到有图他就直接点进去了,表白的是个男生,白白净净很斯文的模样,看着韩文清的眼神里带着难掩的爱慕和崇拜,韩文清只有个侧脸,看不到表情,叶修心里咯噔一声,突然不敢看结果了。

但他还是找虐一样往后翻着图片,男生递信,男生低着头,韩文清的表情都看不清,这几眼叶修就烦的不行,他又把图关了开始看帖子。

“真没想到主席是这么痴情的人,能被他喜欢真是太幸福了!”
“是呀是呀,俩人也太配了吧!”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铁汉柔情!”
……

叶修愣愣的看着屏幕,嘴角尝到咸味儿时才惊觉眼泪爬了一脸,他抹了一把脸合上电脑,仰头靠在沙发上。

手里攥着手机,那个人的号码他烂熟于心,可是身为逃兵的自己怎么敢打电话给他,更何况早就已经没有了打电话的身份。

操,他答应了。叶修瞪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吊灯,刺眼的灯光硬是又逼落了他几行眼泪。

而国内某大学的贴吧里,大家还在热议,韩主席今天公开的长达七年的恋情及其另一位主角叶修。

叶修当天晚上在酒吧包间里一个人哭了个爽,抽烟喝酒,回忆着和韩文清的相识相爱,还有自己的不告而别,骂骂咧咧小半夜才在临近天亮时睡过去。

醒来之后的叶修肿着眼送了自己一句活该,对一周后回国的决定再也热衷不起来了,索性退了机票,堕落了三四天,不要命的抽烟喝酒,最后进医院住了一周才消停下来,出院后踏踏实实开始准备毕业和开公司的事儿。

三年之后,叶修的设计公司已经小有成就,母亲来消息说她准备再婚了,希望叶修能回国参加她的婚礼。

母亲终于找到幸福,叶修当然答应。

当初离开就是因为父母离婚,父亲为了事业去美国发展并且有了新欢,罔顾母子两人意愿将叶修带到美国,给了他所谓的更好的教育,让父子关系一度降到冰点。

和母亲的联系虽不频繁但一直都有,母亲也知道他和韩文清的事儿,所以母子感情一直不错。

飞机降落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了,从机场出来那一刻,叶修才清晰的意识到,已经过了六年了,而关于韩文清的消息,也断了三年。

三年前知道他接受别人之后,叶修就把所有精力投入到了学习和创业中。

毕业后他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父亲在这方面倒是给了他不少经验,也给了他一笔资金。叶修是个合格的商人,利益面前不谈感情,伤害了这个家是他身为丈夫和父亲的失职,不影响他生意场上的判断。

有资金创业之路其实已经算铺好了一半,剩下的路当然是叶修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或许是应了那句情场失意商场得意,叶修用三年时间在平面设计界展露头角,还了父亲当初借他的钱。

叶修在接机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母亲,身边站着的男人应该就是他的结婚对象了。

叶修快步走过去抱住女人,“妈,想死你啦~”叶母也紧紧的抱着儿子,“臭小子,想我还这么久不回来!”边上的男人看着俩人也笑得一脸灿烂。

“行了,来,这是老徐,叫叔叔就行。”叶母拍了拍叶修的背,互相介绍着,“这就是我儿子叶修。”

叶修这才仔细打量起母亲的结婚对象,没什么特点,挺普通的一个人。

叶修问了声叔叔好,男人笑着回应,然后伸手去拿他的行李箱,招呼他去车上准备回家。

男人笑起来牙很白,很憨厚的样子。

车上叶修被母亲拉着嘘寒问暖,问他的学业,工作,生活,朋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感情的事儿只字不提。

进了家门放好行李,叶修就躺在了卧室床上,卧室和自己走之前相比没什么变化,母亲一定常来打扫,屋子里是叶修久违的味道,他把脸埋在枕头里,睡意袭来之前母亲敲响了卧室的门。

“叶修啊,你高中时的手机在这呢我一直没扔,你自己处理吧。”

叶修噌的从床上跳下来拉开门,母亲把手机递给他,假装没看到他的情绪起伏,“我去做饭了。”

叶修应了一声,母亲关上了门。

6年前的按键手机,叶修没怎么犹豫就开机了,没有消息进来,但短信和电话确实一堆未读未接,他知道,母亲提前开过了,估计是早知道有今天吧。

他看着屏幕上老韩两个字,心颤的厉害,依然没出息,不敢看。

其他朋友也打过电话,在他最初离开的时候,后来就只有韩文清的电话了。

叶修点开收件箱,跳过韩文清的信息,陆续读着其他人的,无非是骂他不够义气不告而别,叶修扯了扯嘴角,读完了其他人的消息。

他按着按键,回到最顶端的老韩,点进去。

“我等你回来。”

叶修眼前顿时一片水雾,他看了看日期,五年前的了,眼泪顿时止不住了,你根本没等我,他念叨着,狠狠抹了把脸,继续翻着之前的消息。

-我想你了叶修
刚擦掉的眼泪突然又流下来了,叶修干脆不管了,哭吧,反正也没别的机会哭。

-叶修
-你到底去哪了!
-叶修你搬家了?
-别闹了接电话
……
-叶修你是生病了吗
-看到回我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
-洗澡去了?
……
-睡着了吗
-怎么不回我消息
-明天几点找你

叶修看完了所有未读,最开始的那条还是走之前的那天晚上的,俩人约了第二天去玩儿,叶修不敢再往前回忆了,他哭着哭着笑了起来,原来老韩着急了也会狂发短信,笑了没两声他又哭上了,脸埋在膝盖上,一抽一抽的哭着。

叶母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希望叶修能早点儿缓过来。

吃晚饭时叶母去敲门,叶修没有回应,推门进去才发现叶修握着手机睡着了,叶母轻轻把手机拿出来想要为叶修盖上被子,屏幕被按亮,是短信的界面,输入框里安安静静躺着两个没法送的字。

老韩,

叶母眼眶发酸,他就知道儿子还惦记着那个男生。

给叶修盖好被子后,叶母把手机放在他枕边,叹着气回到了餐桌旁。

老徐问了几句,叶母斟酌着开了口,犹豫要不要帮忙,老徐阻止了他,年轻人的事儿,还是看他们自己吧。

晚上躺在床上,叶母还在想着,如果当初韩文清找过来时,她宽容一些,是不是叶修现在就不用这样难过,他脑海里满是叶修隐忍的哭声,躺在床上的叶母在万千思绪中睡着了。

叶修第二天醒来时头特别疼,眼睛不出意外的又肿了,在洗手间洗漱时,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讽的笑了一下,索性胡子也不刮了。就这样吧,叶修想,参加完婚礼就接着回去忙工作。

之后的几天,叶修跟进了婚礼的准备工作。其实已经都安排好了,而且婚礼并不盛大,工序也没有多复杂,叶修这时候参与进来,一方面心系母亲确实想确认好婚礼的每一个细节,另一方面,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忙一点儿。

这几天叶修也对母亲的结婚对象有了初步的了解,别的都不谈,母亲在他面前的小女人姿态足已让叶修认可这个男人,可以放心的把母亲交给他。

婚礼在户外一处草坪上,叶修穿着西装,踏着红毯将母亲送到男人手里,就坐在第一排的角落里,安静的喝着酒。

婚礼很顺利,母亲笑得也很幸福,恍惚间叶修听到母亲叫了他的名字,摇摇晃晃站起来时,醉酒的身子果然歪了一下,这次脸丢大了,叶修想着该以怎样的方式倒下会比较好看时被人扶住了,他咧着嘴想要道谢,却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时噤声。

叶修稳住身子,拍了拍脑袋,再看时还是韩文清,操,喝傻了,叶修看了看母亲的方向,没人,叶母这时候正忙着敬酒,叶修扭头再看时,韩文清的脸已经消失不见了,真是喝疯了,他拍着旁边人的肩膀,“我去醒个酒,刚才谢了啊兄弟。”就迈步往场外走去。

坐在外面草坪上,叶修撑着身子看了会儿风景,就躺下了,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让人犯困。

“叶修。”他准确的听到了韩文清的声音,抬头望过去,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眼前,叶修紧紧盯着他,“我终于梦见你了,老韩。”

韩文清是真的来了。

叶母半夜给他发了短信,叫他来参加婚礼,没提叶修的事儿,他来的时候叶修已经落座,他并没有看到,直到敬酒时站起来,叶母借着拥抱告诉他,叶修回来了。

叶修回来了,韩文清握着酒杯的手不有的发紧,他下意识寻找叶修的身影,环顾四周也没看到,叶母指了一个方向,他道了谢就快步走了过去,在一个被气球挡住的角落里看到了叶修。

他喊了一声叶修,没等回应就径直走过去,叶修摇晃着站起来,他就知道这是喝多了,伸手扶了一下等他站稳,韩文清就转身去找醒酒汤,再回来时叶修就不见了,他问过后追出去,就看到了躺在草地上的叶修,他走过去,“叶修,,,,”你还知道回来,这几个字,在听到叶修那句话时被他咽了回去。

叶修说,“我终于梦见你了,老韩。”

叶修还没说别的,韩文清就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他也席地坐下,“我经常梦到你。”

叶修撇嘴,“我以为你不想见我,才不出现在我梦里。”

韩文清刚要开口,叶修就抱住了他,“老韩,我也就在梦里抱抱你了,你别恨我,我当时想回来的真的我票的买了,,,但是你没等我啊,是我回来晚了。没事儿,他挺好的,我看了照片,你们俩好好的就行,我很讲道理的,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对不起韩文清,,,别恨我,,,”叶修声音渐渐变小,韩文清听的莫名其妙,怎么在叶修嘴里自己有了别人?

打车把人弄回酒店,韩文清带着叶修进了浴室,衣服脱到一半叶修就清醒了几分,看见韩文清的瞬间,叶修心里又骂了一句,“操还没醒,”捏着胳膊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嗷嗷叫,眼前的人也没消失。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不是梦。

清醒的瞬间叶修反而突然镇定下来,“你出去我自己能洗。”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才关上门出去,浴室里的叶修瞬间脱力,他用胳膊撑着墙稳住自己的身体,凉水全开顺着头顶浇了下来,所以之前自己瞎说八道的那些也不是梦,是韩文清真的在旁边儿。

叶修冲了十多分钟,冷的打了好几个哆嗦才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他脑子里还是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面对韩文清,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酒醒了?我想听你解释解释,这六年。”韩文清看叶修从浴室出来就直奔主题,虽然他知道了事情的起因也看到了现在的结果,但中间确实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叶修往床边儿一坐,“有烟吗?”在韩文清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少年的姿态,自由散漫,韩文清没说话,叶修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喷嚏,“行吧,你想听什么?”

韩文清突然把手伸过来摸了一下叶修的手,叶修惊的往后躲了一下,“干什么呢老韩!”冰凉的触感让韩文清起了无名火,“谁让你冲凉水了!”

“我乐意冲就冲!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管的着吗你,”叶修被韩文清凶了一嗓子之后委屈了一把,他起身开始找衣服,“靠边儿站!”

韩文清看着叶修捡起地上的湿衣服,抖了两下又扔在了地上,踢了一脚就要去拉卧室门,“你又要走。”韩文清过去拉住了他的手腕,“你是不是又要走。”

叶修从这两句话里愣是听到了无限的委屈,他瞬间觉得自己太混蛋了,来去自如把韩文清丢在这儿,可是现在俩人算怎么回事儿啊。

叶修转身,“韩文清,你想让我怎么办,我不走,然后呢,跟你解释清楚,然后呢,你们就能分手?你就能跟我好?别闹了,,,”

韩文清总算明白了,叶修就是一直以为自己现在有对象,一直在这儿闹别扭呢,“我跟谁分手,你都把我甩了我还能跟谁分手?我等你六年你知道吗?你现在还把我往外推,你还说我没等你,到底谁他妈不要谁!”

韩文清自己越说越委屈,叶修被韩文清一通控诉弄得脑子发懵,“你大三的时候,不是跟一个学弟在一起了吗,我都看见了,在贴吧里,好多人祝福你们,还,还有照片啊,他跟你表白,我当时都看见了,”

“屁话!我没有!”韩文清一听叶修说瞬间就想起来了,“我没答应他,我跟他说了我有对象,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了,操,你有没有脑子!”

叶修回忆了一下,确实没什么证据说明韩文清跟别人在一起了,“当时,有人找你表白,别人一堆祝福,你让我怎么想,我都没敢看别的,万一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我也不敢找你确认,我当时都难受死了,哪儿顾得上那么多,想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都要疯了,,”

叶修语无伦次的说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那,那你要是没对象,还跟我在一起吗,我都回来了,然后,公司,公司可以重新开啊,你,你还愿意跟我好吗?”

当初在一起就是叶修先开的口。

眼前的叶修,跟韩文清记忆里初中的叶修重叠在一起,少年带着豁出去的勇气问他,“韩文清,你愿意跟我搞对象吗?”故作轻松的脸上是难掩的紧张和期待。

韩文清突然觉得之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叶修回来了,爱他的叶修回来了,还不够吗,至于错过的六年,他们还有一辈子不是吗,13岁到23岁,十年的光阴里他们把最单纯的爱意,最甜蜜的陪伴,最揪心的等待,都给了对方,如果分开的六年是两人感情路上最初的困难,他们已经磕磕绊绊的渡过了,未来的路还很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既然现在遇见了,还相爱的两人为什么不在一起?

韩文清把叶修拉进怀里,“我们不是一直也没说过分手吗?”

叶修紧紧的抱着韩文清,“那你还听我解释吗?”只要韩文清没有别人,俩人之间其他问题就都不叫问题,他很后悔当年自己那么怂,一个电话能问清楚的事儿他非是拖了那么久,让俩人硬生生错过了三年。

“其实我都知道,父母离婚,你爸带你去了美国,连夜。”韩文清松开叶修,替他整了整浴衣,“我也知道你开公司的事儿,你很优秀我一直知道。”

叶修猛地推开韩文清,“你他妈知道你不来找我,你让我一个人担惊受怕,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操,韩文清你是真的混蛋!”叶修突然委屈,眼眶迅速变红,声音都发颤,他用手捂着眼睛,不想让韩文清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

韩文清上去把人搂在怀里,一手摸着后颈一手顺着后背,“是我混蛋,以后不会了,别气。”叶修任由韩文清安抚着,眼泪被逼回去之后才揪着韩文清的衣领吻上去,像凶狠的小兽发泄着自己的不满,韩文清以更猛烈的攻势回馈叶修,所有堵在胸腔里难言的情绪都在这一吻里传递给了对方。

对不起,对不起。
我想你,我也是。
我爱你,我也是。

韩文清应该永远不会让叶修知道,当年没去美国陪他,是因为叶母的一番话。

“小韩,我是叶修的妈妈,我知道你们两个感情很好,也不会因为你们还小就把这份感情当做儿戏。我知道你这时候很想陪着他,他也一定很需要你,但叶修总是要成长的,亲情带给他的伤痛还需要他自己忍耐,他总会回来的,美国不是他的家,你也需要几年心无旁骛的创业期,你们都值得最好的一切,你要在这里准备好一个家等他回来。答应阿姨,别去找他,你们的感情应该经得起这点儿风浪。”

短信是在韩文清从老师那里要到联系方式之后叶母发过来的,韩文清读了太多太多遍,他不敢说这里有没有藏着一个母亲的私心,就算有,他也能理解,年少时的感情不是儿戏,但年少时的能力确实不足已承担这份感情所带来的责任,虽然当时韩文清已经成年,叶修也即将步入18岁,但年龄只是年龄,衡量不了感情的深浅责任的轻重,更无法说服一个母亲将自己的儿子交给同样稚嫩的另一半,放任两人在别的国家自由生长,自己一个人孤独的老去,至少当时叶母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的,韩文清能理解,人都怕孤独,他怕,叶修怕,叶母也会怕。

虽然最终韩文清接受了叶母的提议,但他却在后来的日子里不断质疑自己这个决定的正确与否,甚至一度后悔这样的决定,如果能重来,韩文清无数次在脑海里想象自己的行为,无论如何,他都会在第一时间飞过去陪在叶修身边,让他的少年在被亲情伤害时还能有他的怀抱可以疗伤。

评论(4)
热度(92)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