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Sandwich&Cigarette 6

莫关山是被贺天吻醒的。

贺天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就醒了,难得的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睁眼之后陌生的环境让他恍惚间以为还在梦里,从身边儿传来的温热也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得清醒,他习惯性的举起手想要咬上去,却发现手指上缠绕的纱布完全不是自己的手法,很整齐很专业,纱布上也没有渗血,昨夜的记忆才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莫哥,”他念叨了一句,扭头看向身边的人。

莫关山浅浅的呼吸声伴随着温热的鼻息,萦绕在房间里,和他的心跳交织在一起,美好的,很不真实。

贺天伸出手,如果摸不到,就毁了他,然后去吃药。

指尖传来皮肤的触感和温度,不是幻觉。

贺天心跳瞬间加快,不是幻觉。

“莫哥,”他呢喃着,凑过去吻在了莫关山脸上,一寸一寸,舔吻。

莫关山在睡梦中觉得有什么东西凑在自己脸上舔他,很痒,伸手摸了下脸,皱着眉睁开了眼,放大的贺天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早啊,什么时候醒的?”莫关山在他嘴角轻吻了一下,起身准备去洗漱,“几点了现在,我今儿得回家呢。”

贺天摸了摸嘴角,笑开了,“我刚醒,睡得很好。快12点了,你睡够了吗?”

“没睡够也得起了,一会儿吃点儿饭,你想吃什么?”莫关山打着哈欠来到浴室准备洗漱,“哎客厅电视左边的抽屉里应该有牙刷,你自己去拿吧,一会儿我给你换纱布。”

贺天趿拉着拖鞋出去了,找了个跟莫关山同样不同色的牙刷,站在洗手池旁边,看着镜子里的俩人傻笑,穿着莫关山衣服的贺天,站在莫关山身边的贺天,这种睁开眼有人陪,刷牙有人陪,一会儿吃饭有人陪的感觉,就是恋爱吧。

“我想去你们食堂吃,我还没去过学校食堂呢。”贺天刷牙刷到一半突然说。

“行,一会儿吃完哥还能带你逛逛M大。”莫关山已经洗完了,“我去给你找条裤子啊,你一会儿洗脸注意手别沾水。”

贺天应了一声,低头看自己,可不嘛,还只穿着内裤呢,下午得搬点儿衣服过来,嗯,不过莫哥也没叫我搬过来跟他住,这个问题我们还没商量过啊,啧。贺天一边儿琢磨些有的没的一边儿洗漱,磨蹭了一会儿才弄完。

莫关山挑了条运动裤扔在床上,他想着,牛仔裤之类的自己穿着都贴身,贺天穿应该会很紧,运动裤方便。

然后去客厅取昨天带回来的药,研究了一下外敷的用量,等贺天收拾完就叫他过来换药。

拆纱布的时候莫关山特别小心,他知道纱布沾在伤口上再扯下来有多疼,但好像贺天的伤口只是看上去严重,恢复的倒是很快,没流血,没感染。

“你生命力这么旺盛啊,估计再过个两三天就结痂了。”莫关山熟练的清理换药裹纱布,“行了,穿裤子,出门。”

收拾完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贺天也换好了裤子,“还挺合身儿,比我穿着好看。”莫关山扫了一眼就看出来贺天比自己高的两厘米应该就是长在了腿上。

“你最好看了,”贺天被夸了很开心但还是要夸回去。

“行了走吧,别忘了把你手机带上。”

贺天去枕头边儿上拿手机的时候,看到了昨天莫关山发短信的那只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一堆未读消息未接来电。

“莫哥,”贺天举着手机晃了一下,“小情人找你呢。”

莫关山瞪了他一眼,“你要看就看,不看就把卡取出来扔了,昨晚上忘了这事儿了。”

贺天挑了挑眉,“我给他回个电话,我得让他知道你是有男人的人了!”

“行,先说好了我可没打算再理他了,是你自己要回的。”莫关山其实也想看看贺天会怎么说。

贺天在手机又一次进来电话的时候接通了,开了免提。

“莫哥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昨天晚上开玩笑的对吧,怎么就要跟我断了呢,你都还没试过……”

贺天笑着看莫关山,“怎么他也叫你莫哥?”

对面停了一下,“你是谁?!莫哥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莫关山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贺天想着怎么解释,心里不停的骂着那个男生,妈的之前就说了别叫莫哥,还他妈叫。

贺天又开口了,“他问我是谁,莫哥我是谁啊?”

莫关山觉得这时候所有的解释都是多余的,走过去按着贺天的后脑勺就吻了上去。

两人的第一次接吻。

莫关山在贺天嘴唇上舔了一下就抵开牙关探了进去,勾着贺天的舌头使劲嘬了一下,退出来喘了口气,“你是我男人,满意……唔”

话没说完就又被贺天吻了回来,贺天的吻可激烈多了,在嘴唇上咬了又咬,抵进去就是一个深喉,吻的莫关山直喘气,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喘不上气才放开莫关山,然后又温柔缱绻的贴着嘴唇吻了几下,就顺着下巴一路亲到了脖子上。

“我给你种一个?”贺天喘息着,热气洒在喉结处,痒痒的麻麻的。

“你别闹了,”莫关山也轻喘着低语了一声却没有推开贺天,贺天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喉结,在靠近锁骨的位置上埋头狠嘬了一下,“有点儿疼,你轻点儿。”莫关山宛如撒娇的语气里带着纵容。

贺天抬头之后,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满意的夸了声漂亮,就拽着莫关山要出门了。

“电话挂了吗?”莫关山还没忘贺天突然抽疯的原因。

“早挂了,我还能让他听见你跟我撒娇吗?”贺天晃了下手机,“短信我还没看呢,我倒要看看别人是怎么勾引你的,还能学几招。”

“什么时候挂的啊,”莫关山刚才沉浸在吻里,手机里声音什么时候没的他确实不知道。

“让他听了半场吻戏,我够大方的吧。”

说话间俩人已经出了宿舍,外面阳光很好,虽然是放假但学校里人也不少,莫关山带着贺天往食堂的方向走,听他念着手机里的消息。

-莫哥,你不是说喜欢腰软屁股翘的吗,你都没摸过我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呢?

-莫哥,我操起来特别爽你不试试吗?

-莫哥你别不理我啊!

……

贺天读了几条就停了,关了机想取卡取不出来,想摔又不敢在莫关山面前摔,只好郁闷的塞进了裤兜里。

“我就说让你别看,气着了吧。”莫关山倒是一副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语气。

“你喜欢腰软屁股翘的?浪成他这样的?你他妈的什么眼光啊!”贺天暴躁的开口。

莫关山就顺着他说,“哪能啊,以前瞎了,我不喜欢那些,什么样的我都不喜欢,就喜欢你。”

贺天被安抚的不那么暴躁了,“那你是喜欢那些骚话吗,你想听我也能说。”

莫关山接着安抚,“你说什么我都爱听,你不说话我也喜欢,不聊他了好吗,一会儿想吃什么?”

贺天的怒气值降为零,“你们食堂什么好吃啊,我也不知道食堂都有什么,就吃你爱吃的呗,我觉得咱俩口味应该差不多。”

“紫米粥不错,到饭点儿我不太饿的话就喝一碗。”
“灌汤包也还行,就是有点儿慢。”
“我还爱吃馄饨,怎么都吃不腻的。”
“炒菜的话,烧茄子,孜然羊肉,锅包肉,我都挺喜欢的。”
“不过学校的西红柿牛腩很一般,可能是我吃惯了老徐做的吧。”
…………

介绍了一路,贺天发现莫关山好像是个杂食动物,什么都能吃。

到了食堂,贺天去买了粥和米饭,莫关山随意要了两三个菜。

“你不挑食啊莫哥,有什么忌口吗?”贺天挑着菜里的葱丝姜片问莫关山。

“我不吃香菜,别的都能接受,香菜是完全不行。你挑食?”

贺天点了点头,“特别挑,但是也很好养,不然怎么长这么高的。”

俩人用这顿饭把对方吃东西的喜好和习惯摸清楚了,当然贺天也可以不问,自己观察,但贺天等不及要了解莫关山的一切。

吃了饭莫关山就带着贺天去了篮球馆,除了宿舍之外莫关山待的最久的地方。

馆里打球的人不太多,莫关山看了一圈没有熟人,就跟贺天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日常,热身,训练,打配合,研究战术。

“等你手好了咱俩打一场?”
“行啊,等我虐你!”

出了篮球馆,贺天说不想走了,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会儿。其实除了去夜店酒吧之外,贺天不怎么喜欢人多吵闹的地方,除了跟莫关山独处以外,贺天也不喜欢过于安静的环境。

学校人少的地方莫关山不怎么知道,他没这个需求,不过图书馆旁边儿有一大片草坪,图书馆人多的话就会有人去那里看书,谈恋爱的也有,见一去过,也跟莫关山说过,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走在路上,贺天四处看着这个莫关山生活学习的地方,学校很大,环境也很好,建筑都比较艺术性,自己的学校则充满了理性与逻辑,里面的人也都严谨而冷静,相比较而言这里确实很适合莫关山。

莫关山常去的地方也就操场篮球馆,其他运动馆偶尔会和展正希他们去,不算熟,至于图书馆,开学之后应该就去过一次,还是去开什么新生的座谈会,路倒是记得住。

贺天走着走着就觉得,少点儿什么,他看了一眼走在身边儿的莫关山,蓝色帽衫,黑色运动裤,帆布鞋,手插在裤兜里,嗯?手?

“莫哥!”贺天打断了莫关山介绍学校的话,“给你个东西,伸手。”

莫关山伸出手,“什么啊?”

贺天握住,“你男人。”

莫关山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贺天,“你多大人了,走个路还要牵着啊。”

“我不认识路,你不怕我走丢啊?”贺天也撒娇,“我都有男朋友了还不给牵么?”

“贺天你说实话,”莫关山严肃的盯着他。

贺天晃着俩人牵在一起的手,“什么?”

“三岁吧你,跟我谎报年龄了,”莫关山笑得惹人注目。

贺天往莫关山背上一趴,勾着他的脖子,“那你这可就是诱拐儿童了啊,莫叔叔?”

莫关山更是笑得停不了,“别闹了啊,好好走路!”却不阻止贺天的动作。

“莫哥你背我呗,能行吗?”贺天贪恋莫关山后背的温度和身上味道,不愿意离开。

莫关山停住,稳了稳身子,”你上来试试?”

贺天把两只手都搭在他肩上,卸了上身的力,莫关山还挺稳,他抬了一下两条腿,莫关山晃了一下,骂了句脏话,又稳住了,贺天把腿往上一盘,“莫哥抱。”莫关山托着他说,“三秒。”

贺天待了五秒才滑下来,他猜莫关山不会松手,果然没有。

“操!你他妈不就高我两厘米吗,怎么重成这样?”莫关山活动了一下胳膊,戳了戳他的肚子,弹性十足的肌肉。

“是你弱爆了好吗!”贺天不满足的撇嘴,“换我背你,上来,让你看看什么叫真男人!”

莫关山几步走到前边儿,“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赶紧走!”

贺天看了一眼,周围也没多少人,不过他们的动作确实吸引了一些眼光,被人围观的感觉让人很不爽,贺天暴躁瞪了他们一眼,人没抱到还被围观,操!追上了莫关山。

小小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又牵上了莫关山的手。

走了三四分钟就看到图书馆了,边儿上,不止边儿上,好像四周都是草坪,不过边儿上比较隐蔽,相对安静,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贺天才不管别人来这儿干什么,他就是来约会的。

附近没人,挺好的。

贺天先一步躺在了草坪上,“莫哥你来过这儿吗?”

莫关山躺在了贺天边儿上,“没有,第一次过来,还不错。”

话音刚落贺天就翻身亲了上来,急不可耐的吻磕的两人嘴唇生疼,莫关山隐约尝到了血腥味儿。伸手勾着贺天的脖子借力坐起来,另一只手就从衣服边缘伸了进去,摸在后腰上,在背上流连,描绘着一节节脊柱。

贺天的手也伸进了莫关山的衣服里,抓了抓腰间的柔韧,手指捏上了胸前,莫关山身子一颤,呼吸错乱间咬了一下贺天的舌头,被贺天抵着稳的更凶,松开后莫关山喘着粗气,“操,你他妈的,”

贺天低低的笑了一声,“我他妈的怎么了,爽吗刚才?”

“这儿可不是宿舍,你别太过分啊,回去收拾你丫的!”莫关山装作没听到贺天的问题,刚才一瞬间胸口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却在提醒着他,是爽的,从没被抚摸过的地方,被喜欢的人那样对待,能不爽吗?

莫关山擦了一下贺天的嘴角,“你怎么总这么饥渴啊?”

贺天挪了一下位置,换了个能把莫关山圈在怀里的坐姿,“我饥渴?”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这谁掀起来的?”

莫关山笑,手机在这时候震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家。

“啧,贺天,你丈母娘来电话了,估计是催我回家呢。”莫关山跟贺天说了一句,接起了电话。

“关山啊,什么时候回来,妈好准备晚饭,见一他们小两口过来吗?”

“他们不去,我大概再过两小时到家吧,”转头看着贺天,“哎,跟我回家吗?”

贺天摇了摇头,还没准备好。

莫关山点了点头,跟电话里说,“就我自己。”

“那你一会儿把想吃的菜发给我,我去买。”

”行,那我挂了。”

“我妈做饭特别好吃,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晚上给你带过去?”莫关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重新靠回了贺天怀里,“对了,你晚上去哪儿,住我这儿吗?”

“我先回家收拾点儿衣服,你几点能回来,别忘了明天咱们要出去玩儿啊,”贺天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莫关山短的扎手的头发,心情不错。

“我吃完饭给你打电话,你要是饿了就去老徐那儿,不然你先别回去了,明天咱俩一块儿去收拾东西?”莫关山不想让贺天来回折腾。

贺天想着,阿姨应该会把家里收拾好,那些药应该也都在抽屉里,应该没事儿吧。

“那行,我在宿舍等你吧,你宿舍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放心我不会乱翻的。”

“真有的话肯定不会让你看到的,但是真没有,我看就看了,不留着。”

“那有机会一起看片儿?”

“哈哈哈哈哈哈今儿晚上洗干净床上等我,哥亲自给你示范!”

“等你操我?”

“等我操死你!”

…………

俩人天南海北的聊着,时不时的动几下手,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过的飞快,太阳隐隐有要落下的趋势,照在楼上投下的阴影将两人笼罩在里面,仿佛创造了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世界。

评论(9)
热度(41)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