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Sandwich&Cigarette 4

莫关山跟贺天说,自己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那时候一度以为自己是没有爸妈的,还好当时自己的性格不算特别糟,班里总有很多小朋友跟自己玩儿,当时有一个叫寸头的小男生,整天跟在自己身后,老大老大的叫着他,一直到小学毕业,父母把他和爷爷奶奶都接走,换了个城市。

提起自己小时候,莫关山话很多,讲他当时是如何调皮捣蛋把女同学气哭,当时的班主任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又是如何的爱护自己,虽然他是班里的小霸王,女生们怕他,但是也都特别喜欢他,小时候的莫关山长得特别可爱,如果留着长发,穿着裙子,一定会被当成小女生。

这种情况确实发生过,一年级第一天,莫关山就被好多男生抢着要和他做同桌,他当时并不知道男生们把他当成了女生,就在一堆人里挑了寸头,一坐就是六年的同桌。

六年里,莫关山每次打架都有寸头做帮凶,每次挨罚,也都有寸头陪着背锅,只是后来搬家,就和寸头失联了,他都没来得及和寸头告别。

等爷爷奶奶相继过世,再回去的时候,寸头早就离开了那里,连个联系方式也没留下。提到这个儿时的玩伴,莫关山怀念之余也有许多愧疚,在他内心深处,也有一些庆幸,初中三年没带着寸头一起堕落。

贺天没有太多话,只是说了自己哥哥贺呈继承了贺氏,没提父母,也没提朋友。

偶尔有车鸣笛,俩人就都不说话,贺天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也不点,就侧着头看莫关山,莫关山也不躲,也不回看,就盯着某处,像是陷在了回忆里。

俩人坐到了十一点多,莫关山觉得有些饿了,贺天说那我带你去吃土豆炖牛肉吧,莫关山问他是不是老徐家的,贺天摇头,不知道,在学校附近,网吧边儿上,莫关山笑了,就是老徐,我经常去那儿吃饭。

贺天也经常吃那儿的饭,不过他从来没去店里吃过,都是叫的外卖,第一次吃还是室友推荐的。

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对面学校,喜欢同一家店的饭,没遇见过,却在一个APP上认识,然后相遇。

贺天叫了车,跟师傅说去M大,在路上突然问莫关山,你出去玩儿能带我一个吗?这七天。

莫关山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去干什么吗你就要去。

你说过的,爬山,蹦极,滑翔伞,还有什么,我都行啊,贺天回忆了一下当时莫关山说的出行计划,你应该是一个人吧,再带我一个呗,我放假也没事儿干,我哥也挺忙的。

你真想去啊,先说好你要是不行了就在酒店待着,我可不管你啊,我自己玩儿。莫关山也不拒绝,他已经把贺天规划到自己人阵营里了。

那留个手机号,那APP我要卸了,蠢死了的APP。贺天掏出手机递给莫关山。

你当初怎么想的下载那个APP啊,莫关山把手机号输进去,自己改了备注,莫哥。然后划拉了一下屏幕,满屏的数字,你怎么不写名字啊,记得住谁是谁吗。

我哥下的,没用的就都不写。

那你比我强,没用的我都不存,哈哈哈哈哈哈,哎那我呢,用写名字嘛。莫关山笑够了突然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莫哥?贺天又盯着他看。

莫关山投降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受不了。

莫哥你手机给我,贺天伸手要,在裤子兜里你自己摸,哎你手机里还有这么多游戏啊,哪个好玩儿有推荐吗,我都在宿舍打游戏,手机都不怎么玩儿。

贺天伸手过去,几张卡,没有手机。

没有就在另一边儿啊,笨死了,莫关山腾出打游戏的手自己摸出来给他,密码4826,猜猜是什么意思。

4826吗,贺天笑了一下,输进去解锁,往联系人里存了自己的手机号,贺天。很好,排在第一个,下边是家,然后是见一,是他的朋友,然后是老徐,老徐应该就是一会儿要去的店老板,接着是蛇立,蛇立就是之前酒吧里给自己拿药调酒师,应该也是朋友吧,最后一个是展正希,是见一的男人。

干净明了的人际关系和朋友圈,贺天很开心,至于4826。

莫哥我也有这个习惯,你要猜猜我密码吗?贺天看着莫关山低头打游戏,凑到他身边问他。

莫关山被他突然靠近的声音下了一跳,手一抖,游戏输了,妈的,莫关山骂了一句,他锁上手机,再点开,输入8426,解锁。

贺天还想说点儿什么,司机告诉他们到了,莫关山看着贺天付钱,也没争,那一会儿吃饭我请。

贺天点头,必须你请,你跟老板熟,还能打折呢。

莫哥我把你密码改了,8426记得住吗?推门进去后贺天跟莫关山说。

莫关山有点儿懵,一会儿4826一会儿8426,他都忘了自己原来的密码是哪个了,贺天的天嘛,必须记得住!你先坐我去跟老徐打个招呼。

得到许可的贺天美滋滋的坐在那儿翻着莫关山手机里的东西,确实没游戏,他连上店里的WIFI,下载了几个自己常玩儿的游戏,又点开微信看了一眼。

微信里人还不少,五六百人,很多人都没有备注,有两个群聊,一个篮球队,还有一个仨人的群,应该就是和展正希他们,只有那个群被置顶了。

贺天输了自己的手机号进去,添加到通讯录,等着莫关山同意。

那边儿莫关山来到收银台,老徐在吗?

收银台的姑娘羞涩的看了莫关山一眼,老板去送外卖了,您需要什么跟我说就行。

莫关山看他的样子,好像不认识自己,你是新来的吧。

姑娘又红着脸点头。

手机震了一下,莫关山举起来一看,微信的消息,点进去后,居然是自己的好友请求,他看向贺天,对方举着手机跟他招手,无奈的笑着点了同意。

贺天微信名就叫贺天,头像是张自拍,侧着头的贺天,也可能是他拍。

莫关山跟姑娘说,我等老徐回来吧,先来两杯柠檬汁,谢谢。

莫关山回到座位上,坐在了贺天对面,把手机递给了他,伸手拿回了自己的手机,贺天你怎么这么幼稚呢。

聊天界面里,贺天的对话框被置顶了。

你要不愿意就取消,我置顶你就行了。贺天把莫关山的备注改成了一颗小太阳,加了星标,放在最上面。

莫关山最终也是没改。

你给我装这么多游戏干嘛,给我玩儿还是给你自己玩儿。莫关山发现手机里多了几个APP,是自己刚才玩儿过的小游戏。

贺天不说话,在soul里发了个动态,我找到了我的小太阳,走了,配图是莫关山低头看手机的照片,然后卸载了APP把手机揣到了兜里。

那个APP我已经给你卸了,以后都别再玩儿了。贺天靠在椅子背上看着莫关山,等他回答。

莫关山划了下屏幕,关了手机也靠着椅子,你动作还挺快,我发现你这人特别自来熟,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呢。

贺天一听赶紧解释,我不自来熟啊,你以为我谁都聊啊,说两句话我就知道有没有的聊,你一跟我说话,我就觉得你亲,隔着屏幕都觉得你肯定特别好,真的,不然你觉得我是那种遇见一个人就给身份证信息的傻子吗?

莫关山给了他一个难道不是吗的眼神。

说说呗莫哥,今天晚上之前,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贺天其实更好奇这个。

说话间柠檬汁端过来了,莫关山道了声谢,斟酌着开口,我之前一直觉得你是个小男孩儿来着,十四五岁的高中生,叛逆期,跟家里闹矛盾,在学校犯浑,不招老师待见,到处惹是生非,心里越难受越委屈就越混蛋,总之就是个小可怜,谁知道你居然是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你是不是比我还高啊,你站起来我看看。

说到身高莫关山就不服气,他185在篮球队里也没几个比他高的,贺天应该跟自己差不多,但他就是觉得贺天比自己高。

贺天倒是听话,莫关山站到他前边儿,靠,还真矮了一截儿,两三厘米的差距,在男生身上特别明显,179跟182他就不是一个概念,185跟187自然也不一样。

莫关山锤了贺天肩膀一下,你丫吃什么长大的啊。

贺天看着眼前的差距,想象了一下把莫关山抱在怀里的感觉,莫关山应该正好能卡在他肩膀上。你又不矮,这样挺好的,真的。抱起来肯定特别舒服。

最后一句在心里默念。

“阿山,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推门的声音传过来,伴随着老徐的声音。

“跟朋友吃个饭,徐老板你可回来了,你们新来的前台还不认识我,饿着呢。”莫关山指了指贺天,跟老徐扯了几句,“赶紧上菜啊,双份儿,哎贺天你吃三明治吗?”

贺天点头,都行。

“快去老徐,饿着呢。”语气里有点儿撒娇的意味,莫关山自己没觉得,贺天听出来了,看来这个老徐跟莫哥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啊,说亲近都不过分。

之前说过莫关山总吃他们家的饭,可不只是大学,初中就开始了,那时候莫关山整天逃课打架,网吧打游戏通宵,饿了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吃,离家近,离网吧近,时间长了也就熟了。

说起来其实还挺可笑的,在莫关山最叛逆,最需要管教的年纪,老师父母对他的关爱,竟然远不及这个饭馆的老板,他也算看着莫关山长大的了,所以莫关山确实把老徐当亲人了,亦师亦友。

这些话后来莫关山也都告诉贺天了。

老徐去厨房给莫关山做吃的了,这点其实莫关山一直不知道,每次他点的菜都是老徐做的,因为他从初中吃的就一直是老徐做的,有那么一次换了别人给他做饭,他吃出了不一样,还问老徐做饭的时候是睡着了吗,从那次以后,莫关山的饭,这都是老徐做的了。

莫关山把老徐当亲人,老徐又何尝不是把莫关山当儿子了呢。

莫关山来这里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偶尔带见一和展正希过来,但他们好像不是很愿意过来。

其实俩人是想让老徐能多和莫关山聊会儿,他们看得出来老徐对莫关山很好,但是每次他们一来,老徐就不过来跟莫关山聊天,莫关山会有点儿失望,所以他们就不跟莫关山来这里吃了。

用见一的原话,我们这是在成全你!

莫关山跟贺天推荐了一下店里的别的吃的,还有学校附近的一些店,他问贺天,你是不是都没逛过这些店啊,你在学校都吃什么啊,食堂吗?

贺天想了一下,他的饭都是贺呈叫人送过来的,应该都是家里的阿姨做的,偶尔自己吃腻了,就让室友带,食堂的饭他应该还没吃过,如实汇报给莫关山了。

你在家里,是个小少爷啊,你哥对你特别好吧。莫关山开了个玩笑。

贺天眼神暗了一下,小少爷,他心里笑了一下,捏着受伤的手指用力握紧,直到疼痛让他吸了口气,我哥对我是挺好的。

莫关山听见了吸气声,看他脸色不太好,怎么了你,不舒服?

贺天把手举上桌子,突然病态的想,干脆让他看到好了,都告诉他好了。手上传来的温度和莫关山的惊呼阻止了他的胡思乱想。

你手怎么流血了,刚才碰到了吗?莫关山看到了被血染红的纱布,洇开的血色在白色上蔓延,很疼,很刺眼。

拽着贺天往后厨走,老徐,有止血的药吗,说话间已经拆掉了纱布,指尖一片血肉模糊,这能是吉他断弦的效果吗,这得是手放绞肉机里了吧。

莫关山突然不敢把贺天的手往水龙头底下放了,他觉得厨房用水会让伤口感染,可能不会,但他觉得会。

贺天你别动,别用那个水,我去拿矿泉水,别瞎洗啊。转身去外面找矿泉水。

老徐看了一眼被莫关山带进来的小伙子,伤成这样了,一会儿让阿山带你去医院吧,你疼不疼的,我看他挺着急的。然后也出去找纱布了。

其实莫关山买给他的药里有药也有纱布,但是莫关山不知道,他也没提,看着莫关山着急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莫关山拿着矿泉水进来,把他的手指摊开,用矿泉水小心翼翼的冲洗着伤口,疼吗,操,你怎么弄的啊,一会儿跟我去医院,你是傻逼吗,刚才是不是磕着了。

贺天侧头看莫关山皱着眉头念叨他,莫关山侧脸真好看,哎莫关山的眉毛好像断了一截儿,莫哥你眉毛是纹的吗。

操你管我眉毛怎么弄的,你先说说你这手怎么弄的,你家琴弦断了之后是成精了吗,给你划成这样,操你大爷的,我还想着以后给你买把吉他呢,滚吧,拉几把倒吧,买了你就把手弄成这样,以后别他妈弹了,破琴,有啥可弹的,操。

莫关山骂起人来脏话连篇,很久没骂过也没生疏,手上动作却依然轻柔。

贺天听着莫关山的话,觉得心里的感情要压抑不住了,怎么来的他还没弄明白呢,就压抑不住了。

他虚晃了一下,靠在莫关山身上,吓得莫关山赶紧扶着他的肩膀,卧槽你不会是失血过多了吧,老徐你先给他把手包上,我得带他去医院了。

老徐过来把贺天的手包上,我叫完车了,门口停着呢,你带钱了吗,用我过去吗?

莫关山扶着贺天走出了店,带了,不用,一会儿联系你,谢了啊老徐,回头陪你下棋。

拽着贺天坐在后座上,跟老徐挥了挥手,师傅最近的医院麻烦您快点儿。

贺天靠在了他肩膀上,闭着眼,看上去脆弱的不行,莫关山搂着他的肩膀,摸了摸他的脑门,怎么觉得有点儿烧呢,又摸了摸自己的,还是觉得有点儿烧。

贺天,你觉得怎么样啊,哪儿难受啊?莫关山轻声问着。

这你弟弟吧小伙子,别着急啊,马上咱就到了!司机扭头看了一眼,莫关山嗯了一声。

贺天,一会儿就到医院,一会儿就不疼了,别怕啊,哥抱着你呢,莫关山摸着贺天的脸,一副哄小孩儿的架势。

车停在医院门口之后,莫关山把贺天扶下了车,进医院扶着贺天坐在椅子上,就去挂急诊。

快十二点了,医院人不多,急诊也没人排队,拿着单子回来之后,贺天还在那儿坐着呢。

莫关山带他去检查,大夫给量了体温,没发烧,就是血流的有点儿多,加上没怎么吃东西,有点儿低血糖了。

打了破伤风的针,处理了一下伤口,消毒,抹药,裹纱布,然后开了点儿消炎药,止疼药,就说可以回家休息了,年轻人恢复快,吃点儿好的补一下很快就会愈合的,别沾水。

莫关山这才放心了,刚才贺天闭着眼靠着他的时候,他是真的特别慌,虽然不至于严重到住院,但是晕乎乎的贺天看上去真的特别脆弱,特别让人心疼。

你坐会儿,我取完药交完钱就走,你先叫个车吧。莫关山嘱咐贺天。

贺天晃了晃脑袋,感觉没什么事儿了,之前没站稳的那一下,其实有一大部分原因是想抱莫关山想到心悸,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控制了一下就变成了没站稳。

后来被莫关山搂着肩,他就纯粹是幸福的要晕了,不愿意起,司机怎么开这么快,医院也太近了吧,各种类似的想法。

现在莫关山去交钱了,交完钱肯定就把自己送回家了,又要一个人失眠了,无意识的,贺天没受伤的手指就噻进了嘴里。

交完钱回来的莫关山看到的就是一个咬着手的贺天,他突然明白了手指上的那些伤是怎么来的。

贺天你大爷的,手拿出来!莫关山冲过去拽住贺天的手,还没咬呢。

叫车了吗,先回去吃饭,吃完饭我再跟你算账!莫关山恶狠狠的说着话,把贺天那只手牵在了手里。

贺天眼睛一亮,好像发生了一件期待不已的事情,牵手了?

贺天试着往回撤手,又被握紧了,你别乱动了,松手了你又咬手,你他妈的多大个人了还咬手。莫关山拉着贺天的手走出医院,送他们来的司机居然还停在那里。

莫关山过去敲了敲车窗,大哥麻烦您再给我们送回去吧。

司机开了车门,叫车的人交代过了,等你们出来就拉回去,钱他也给过了。

莫关山念了一句,还是老徐靠谱。

上了车莫关山给老徐打了电话交代也一下,让他把饭准备好,这次是真的要饿死了。

贺天还想靠着莫关山,被莫关山推开了,你别给我来这套啊,回去交代清楚再说。

莫哥,吃完饭你去哪儿。贺天还是忍不住先开口问了,他怕到时候吃完饭莫关山给自己叫辆车就直接各回各家了。

吃完再说,我要回学校倒是挺近,你们宿舍有人没。莫关山想着,要是有人就送回去让室友照顾一下,没人的话,就带回自己屋。

贺天当然能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没人,都出去玩儿了,我家也没人。

那一会儿你跟我走吧。莫关山当然不放心让贺天自己待着,怎么也得等今晚过了,血糖不低了,伤口不再出血,再放他回去吧。

到了老徐那儿,都快一点了,吃了饭,莫关山就带贺天回自己宿舍了。

评论(9)
热度(25)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