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sandwich & cigarette 2

2

莫关山不在跑步的时候听歌,手机也不会带在身上,是高中训练养成的习惯了。

他在操场上跑了一个多小时,快八点的时候准备回宿舍,在操场出口被一个男生拦住了,“莫关山同学,这是我给你买的早点,你,我能做你男朋友吗?”男生大胆而羞涩的开口,盯着莫关山的脸,等着回答。

莫关山看了一眼递过来的早饭,三明治,柠檬汁,心情顿时大好,上下扫了男生一眼,长得挺白净,眉眼间却又流露着一种骚劲儿,还没试过,应该可以玩儿点儿新的。

莫关山接过早饭,示意男生边走边说。

回宿舍的路并不远,也足已让莫关山说清楚自己的要求,男生并没有表现出惊讶或是其他,应该是已经清楚自己的规定,这样更好。

到宿舍楼下之后,莫关山问他,“干净吗?”男生一愣,随即笑开,“脏怎么配得上你啊”莫关山不置可否,晚上约你?男生飞快的报出一串数字,莫关山点了点头,刚要上楼就被男生叫住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可以……”

莫关山转身看了他一眼,男生噤了声,莫关山走过去低头在他颈间闻了一下,“味道清爽些,别喷香水,”又在他腰间捏了一把,“腰软点儿”,屁股上也摸了一把,“这儿翘点儿”,莫关山扫了他一眼,“喘的好听点儿,玩儿起来放的开点儿,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看着男生不加掩饰的爱慕,莫关山眼里带着警告又补充了一句,“最重要的是懂事儿。”说完就上楼了。

男生站在原地,看着莫关山的背影,阿山,我一定会留在你身边的,不止一个月。

进了宿舍,展正希已经起来了,在收拾屋子,“见一还睡呢?你可以啊希哥!”莫关山嚼着三明治调侃着他,展正希看着他欠揍的样子挑了挑眉,“莫哥你也不赖。”

俩人一阵笑,见一揉着眼从展正希屋里出来,“展希希~饿~”展正希走过去揽着他的腰揉了一下,一个吻落在眼角,“疼吗,先去洗漱,我去给你买早饭?”

见一哼唧着非要展正希跟他一块儿洗漱,又挂在了展正希身上,俩人腻腻歪歪往洗手间走过去。莫关山鄙夷的啧了几声,没眼看没眼看,回了房间也进了浴室。

洗过澡后浑身清爽,莫关山看了眼手机,呵呵没找他,估计是补觉呢?点开他的主页看了一眼,十分钟前一段新的语音,他点开,

“咳咳,送你们一首歌儿,名字叫,听了就会超开心的歌儿,词曲都是我自己,准备,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能有三十多秒,莫关山骂了句脏话,却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快结束的时候,莫关山听到了一句微不可闻的叹息,“记得要开心!我去睡觉啦~”

如果没有那声叹息,莫关山就会觉得这个人大概是玩儿的太疯了,但是那声叹息,回荡在有些空旷的空间里,莫关山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些想认识他的冲动,想听听他那声叹息里都装着些什么。

莫关山点开对话框,做个好梦。

他反复听了几遍那段语音,在那声叹息里,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这跟听歌一样,听懂了,就触景生情自动带入了。虽然莫关山不是一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人,但涉及过往,难免会想上一阵子,倒也不是在追忆,感慨一下而已,能触发他这种情绪的事儿不多。

他觉得,这个人现在的状态和自己小时候一样,他觉得一样。

小时候的莫关山挺不合群的,感觉没人懂他想要什么,所以不怎么和别人接触,甚至说的上是冷漠。家里父母也都很忙,他经常一个人在家,很空的家。所以他觉得那个人有点儿像自己。

他小时候没遇到见一展正希,后来遇到了,才觉出自己不是不需要温暖,而是太渴望又不敢要。

他想,反正是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不必伪装的过分,若是能给别人一点儿温暖,也不枉费见一他们当时将自己从黑暗中拽出来。

莫关山也知道应该会有别人找那个人,但他还是想传达一下自己的心意,毕竟关心这种东西,越装作不在意其实越想要,至少自己是这样的。若是自己会错意了对方不需要,也没什么,一句话而已。

莫关山放下手机,收拾了一下回家的东西,然后拿另一个手机给今天送他早饭的男生发了个短信,莫。随后就点了关机。这个号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床伴?炮友?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soul的消息提示音,莫关山看了一眼,居然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果然自己想起以前的事儿就会很久,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

我做噩梦了,感觉真累啊,还不如醒着呢。

莫关山没接话茬,他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再继续讨论这个噩梦,换了个话题,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过了好一阵都没收到回复,莫关山也觉得是自己唐突了,想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也不是非要知道。

连续几条语音过来了。
我刚去找吃的了。
什么都没有,就几个苹果,伴随着咔擦咔擦啃苹果的声音。
我叫什么重要吗?

莫关山一想,也是,叫什么怎么了呢,总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也就不再追问,说了些别的,自己的假期计划,还有今天新勾搭到的小情人。

对方问他,你不会是一个猥琐的中年大叔吧,专门包养女大学生。

莫关山直接打了语音过去,对面儿过了一会儿才接,“猥琐中年大叔?你说谁呢?”

对面传来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想过你会发语音证明一下,怎么没忍住直接打语音了?我还怀疑你用了变声器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关山自己也是一愣,是啊,这么急于证明自己的身份吗,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我这不是怕你举报我吗,听得出来我多大吗?”

莫关山的声音其实还带着少年的气息,只不过他性格比较冷,听着倒不像少年了,反而像是二十多岁的职场小鲜肉。

对面又是一阵笑,“我听着你像未成年呢小朋友”

“屁话,我听你倒是挺像沧桑大叔的,故事和酒你都有?”莫关山也不生气,冬天就是自己19岁生日,离未成年可太远了。

对面也骂了他几句,“我一无所有好吗,你想听歌吗我给你弹一个?”说着耳机里一阵杂音,然后传来几声琴音。

“电吉他?”莫关山问了一句。

“听出来了?你玩儿过?”对面有些惊讶。

“算是吧,高中听过一阵子。”莫关山没说实话,他确实玩儿过,还玩儿的特别疯,为了跟家里叫板,叛逆嘛,青春期躁动嘛,他的脾气不可避免惹了些事儿,后来遇见了展正希他们,就不玩儿了。

耳机里传来男生的声音,“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

莫关山听着这歌词,觉得对面的人应该是个沉浸在恋爱里的小男生吧,不过自己可不怎么喜欢听情歌,于是出声打断了他,“我可没酒窝啊,找有酒窝的给他唱去。”

对面儿声音不停,唱了几句就笑着说,“哪儿啊,这我偶像的歌儿,我其实不听情歌的,你喜欢哪种歌儿啊?”

莫关山想了一下,“没有特别喜欢的,都还行吧,情歌,确实不怎么喜欢,太矫情了,相比较而言,还是摇滚吧……”

莫关山躺在床上跟对面聊起来了,俩人也没聊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大多数时间是对面在说,莫关山也偶尔说自己以前的事情,不知不觉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房间门被敲响。

“阿山!出去吃饭了!”是展正希的声音,莫关山应了一声。

“你叫阿山?你要走了?”

莫关山不知道怎么着居然听出了不舍,“是莫关山,我跟朋友去吃饭,你也去吃点儿饭吧,也不早了,吃完了睡会儿吧”

“我不睡了,不然晚上又失眠,失眠太没意思了!”语气轻松,“我叫贺天。”

贺天。莫关山念了一遍,“行我记住了,那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我吃饭去了,挂了?”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对面一阵沉默,在莫关山耐不住性子想直接挂断的时候开了口,“行,那你吃完告诉我一声。”声音含糊不清,莫关山没答应也没反驳,挂了语音。

有点儿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跟一个刚认识的人打语音聊这么久,虽然对方没有要搭讪的意思并且聊的还算投机,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冲动了。

手机还没装进兜里,贺天又拨过来了语音,莫关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怎么了?”

“我叫你什么,阿山好像是你朋友对你的称呼,我叫不合适。”

莫关山愣了一下,出了阿山,别人都叫他莫关山,家里人都不例外,他确实没有别的外号了,啊也不是,在床上别人叫他莫哥。

“名字就行。”莫关山当然不准备让贺天叫自己阿山,还不至于。

贺天又拉着他聊了几句,也没有要挂的意思,莫关山觉得也不烦,就默许了。

收拾好出门时,见一以自己腿伤需要照顾为由,将开车任务交给了莫关山,“阿山你是在打电话吗,谁啊饭点儿还找你,赶紧挂了一会儿还开车呢”

“我听歌儿呢,你大爷的又我开车!”莫关山笑骂着往停车场走去,“你们楼下等我。”

开车过去的时候,见一还是挂在展正希身上,莫关山终于没忍住,“见一你丫行了啊,腿折了又不是腰折了,至于挂他身上下不来吗?”

见一钻进车里,往展正希身上一靠,拿那双眼瞥了莫关山一下,“我腰是没折,但是疼啊,都怪展希希昨晚太用力,人家……”

“你给我闭嘴!”
“你他妈闭嘴!”
俩人同时吼了一声,见一就笑得不行。

贺天在那边倒是听的清楚,“你朋友还真是,挺骚啊,你……”没等他说完莫关山就摘了耳机。

贺天的话让他挺不爽的,他讨厌任何人开自己亲近的人的玩笑,尤其是这种话,别人根本就不了解他们。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挺傻逼的,贺天是谁啊,他算什么啊,认识都算不上,自己跟他生什么气啊,根本犯不着,有点儿幼稚了。

“怎么了阿山,耳机咬你了啊?”见一看他突然拽掉了耳机,不禁好奇。倒是展正希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很久没见到这样的阿山了。

在生闷气。听歌儿?也就骗骗见一这傻子。应该是打电话呢,不可能是床伴,阿山的手机号不会给他们,也不是贺叔叔,其他人,跟阿山走的近的人他都认识,不会让阿山流露这样的情绪,是刚才在屋里跟他通话的人?

当时展正希去敲门的时候就听到了莫关山的笑声,他也没多问。

莫关山揉了揉耳朵,“不喜欢,太吵了。”

见一切了一声,“没劲,要我给你找点儿歌儿听吗,我这儿的歌儿都特~别~好~”

莫关山摆了摆手,“我切一首就行”又把耳机戴上了,耳机里已经没有了声音,自己的话贺天应该听见了,语音应该也挂了吧,他举着手机看了一眼,果然。

没打回去,也没发消息,这次真点开了音乐。

另一处,房间里。

坐在地上的贺天,手指先一步于大脑做出反应挂断了语音,几声刺耳的音调后,琴弦断了,他把渗着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脑子里回想着莫关山的那句不喜欢太吵了,腥味儿在口腔了蔓延,他舔着伤口咬了几下,血渗的更多了,从嘴角溢出来。

不喜欢,不喜欢,太吵了,太吵了……

评论(2)
热度(34)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