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sandwich & cigarette 1

*一波网恋奔现
*ooc我的 故事我的 人物阿先的
*抑郁偏执贺×小太阳毛(贺的小太阳)
*尽量不坑

九月末,夏天的余温依旧散发着它的威力,莫关山穿着球衣在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跃起的身影修长柔韧,风掠过时掀起衣角,露出一截精瘦的腰。周围传来女生的尖叫夹杂着几声表白和男生的加油呐喊。莫关山高中就是校篮球队的,这样的声音听得太多他早就没什么感觉了 ,在学校里唯一让他热血沸腾的依旧是篮球。

随着跃起身影的落地,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也落入篮筐,哨声随之响起,比赛结束,一场院级的篮球赛,都是大一的新生,对大多数人来说打篮球可能只是个业余爱好,毕竟高中三年大部分人还是以学业为主,不然怎么能考进M大这样优秀的学校,而莫关山……

“阿山!”一个皮肤白皙头发柔顺的男生挥着手在观众席喊他,旁边一个黄色头发的男生伸手扶着他,也冲莫关山点了点头。

莫关山跟队友打了声招呼就向两人走过去,球场旁边儿一个男生怯生生的等在那里,看莫关山走过来连忙将手中的矿泉水递过去,“莫关山……”男生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莫关山,莫关山接过水没说话,擦身而过的时候隐秘的捏了一把男生的屁股,“晚上7点老地方等我。”暧昧的动作和话语惹的男生身体轻颤,低着头的他看不到莫关山勾起的嘴角,以及,眼里的,戏谑。

莫关山爬上观众台,“展正希!”黄色头发的男生扶着身边的男生向他走过来,男生断了的一条腿打着石膏,整个人挂在展正希身上,“帅死啦阿山!晚上吃饭庆祝一下?”

“就这么一个小比赛有什么好庆祝的,等哥拿了校级冠军再说,而且今晚……”莫关山朝着刚才男生递水的地方扬了扬头,展正希两人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男生仰着头看向这里,被发现后又迅速低头,落荒而逃。

“还有啊,”莫关山看着腿打石膏的男生,眼神在他和展正希之间流转,“见一我觉得你应该不想我打扰你们吧。”见一心说算你懂事儿,嘴上却还要故作伤心的抱怨,“阿山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见一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莫关山不说话,给他一个你自己心里没数吗的眼神,“你们去吃吧,我得先回去洗个澡。”说着转身往下走。

身后传来展正希的声音,“用给你留门吗?”
“你说呢?”莫关山头也没回。
“记得戴套!”见一的声音。
莫关山回头比了个中指。

从看台上下来后,球队被一群人围着,粉丝?采访?莫关山懒得应付这种场面,吹了声口哨跟队员们比了个先溜了的手势,就背着书包离开了球场。

从进大学以后加入院篮球队开始,莫关山就跟大家说了自己只打球,别的都不参与,采访,庆功宴,聚餐,都不去。大家倒是也没什么意见,球场上配合得好就行了,下了球场也不是非要参与集体活动,尤其队长,私心肯定是有的,莫关山这么耀眼,采访时他不在也挺好的。

莫关山在回去的路上买了个三明治,想着一会儿洗完澡是叫个外卖还是就算了。离开了球场万众瞩目的环境,此时的将落不落斜阳照在他身上,投落在地上的影子修长而孤寂。

莫关山最终决定先叫个外卖,饭还是要吃的。
回宿舍后莫关山挂好书包就进了浴室,衣服脱了扔进洗衣机里,有点累但还是要先洗澡,浑身是汗他可没法允许自己躺在床上,哪怕坐在沙发上也不行。没错洁癖。

浴室里的莫关山心情不错的吹着口哨,打完篮球浑身沸腾的血液还没有彻底冷却下来,让他对晚上的事也多了几分期待。那个白净的男生叫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动情时的样子还能看,叫起来还有点儿勾人,是一个月前认识的,当时看着跟高中生一样没想到是个大二的。

洗完澡后莫关山穿着内裤就躺到了床上,搂着三明治大抱枕发出满足的喟叹,明天就开始放十一小长假了,终于能离开学校和见一他们了,整天秀恩爱,他是真的很烦很无奈,也很不解,感情这东西,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束缚的代名词,自由的禁锢者,他最烦别人管着自己了,哪怕是父母,也很少干涉他的学习生活。

至于见一和展正希,莫关山想到他们,见一带着明晃晃笑容搭着他的肩膀,展正希也笑着拍拍自己的后背,莫关山就忍不住弯了嘴角,眼里也带着暖意,他们,是很好的兄弟。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莫关山的思绪,应该是外卖到了。莫关山一个挺身,披了件浴衣去开门,“阿山,叔来给你送饭了,西红柿牛腩,柠檬汁,还有一个三明治,你小子都小半年了怎么这胃口也不见变啊。”

送外卖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莫关山经常去他们家吃饭,外卖也基本固定叫这一家,跟老板挺熟的了,“谢了老徐,我这人念旧且长情啊,进来喝杯水?”莫关山接过外卖就招呼他,老徐摆了摆手,“饭点儿店里忙,我走了啊。”莫关山也不挽留,回屋里拿了瓶水递给他,“成,慢走啊。”老徐道了声谢也就走了。

莫关山心满意足的吃完饭,看了看时间六点四十多了,想必男生已经等在酒店里了,而他一向随意,不会迟到太久,却也不会早到很多。回屋里着了身衣服换上就出门了。

下了楼突然想起来洗衣机了衣服没取出来,也懒得上去,就给见一他们发了消息。

六点多时太阳已经落了,亮了些路灯,昏暗却不至于漆黑,倒也有些韵味。

其实莫关山更喜欢深夜,在阳台上吹风看星空,享受无边的静谧孤寂。

出了学校莫关山拦了辆出租就直达酒店,普通的如家。并不是莫关山选的地方,是男生选的,俩人第一次出来男生就说了不想去大酒店,他付不起钱,也不想每次都花莫关山的钱,莫关山理解,男生大概是不想被莫关山当做包养的对象,虽然给不了感情,但尊重肯定有。

进了酒店莫关山去前台登记顺便领走了放在那里的玫瑰花,这是来的第一天莫关山就跟前台交代过的,只要那个男生来登记开房,就准备花放在前台等自己到了领走。

还是那句话,给不了感情,别的不吝啬。

莫关山捧着花进了电梯,掏出手机刷着微博,除了球赛相关,就是一些美食博主,这是莫关山除篮球之外第二热衷的事儿,没有第三了。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莫关山看了眼时间,还行,七点多点儿。拐了个弯来到521敲了房门,当然房间也是男生选的,莫关山不关注这些。

几乎是瞬间门就开了,穿着衬衫的男生光着脚站在门口,应该是估摸着自己来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脸红红的,眼睛也氤氲着水汽,他飞快的看了莫关山一眼,侧身让了进来,莫关山把手里的花递给他,“自己清理过了?”
男生抱着花嗯了一声,将花放在了床头,“要开始吗,莫哥?”莫关山说过在床上的时候叫他莫哥,尽管他比男生小。

莫关山看他已经准备好,“行过来吧。”说着走过去坐在床上,将手往后一支,半仰躺着看着男孩。

男生走到他身边,跨起一条腿坐在他腿上,抬腿间衬衫下风光尽现,裸着呢。男生骑上来之后一手绕上莫关山的腰,另一只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下身则是不轻不重的蹭着莫关山,解扣子的手到一半就停住了,转而伸进衬衫里面摸着自己胸前的两粒,左右留连,没摸几下就嗯嗯啊啊着软了腰贴着莫关山的胸膛蹭,“莫哥,你摸摸我~”声音不似之前的羞涩,多了几分粘腻,配他现在的表情倒也不违和。

莫关山从善如流,一手捏着他的屁股一阵揉捏,另一手将衬衫掀开让男生用嘴咬着,露出胸前的粉嫩,毫不客气的按上去碾压揪弹,惹的男生喘息连连,下身的小家伙也精神起来,一跳一跳的等待抚摸。

莫关山的下身在男生的蹭压下虽已有抬头之势,心里却平静如常。他看男生已然情动,就把人从腿上放到了床上,“去,做给我看。”自己则是将裤子褪到腿弯处靠在了床头。

男生拿了润滑剂挤在自己手上,跪趴在莫关山面前就将手探到了身后,微微用力戳进小口,抬头看着莫关山喘着气叫他,“莫哥。”

莫关山则是不紧不慢的戴上套套,伸手握住自己的欲望,上下滑动着,嘴里说着极尽挑逗的话,粗俗不堪。

男生接着在身后动作,寻找自己的点,想象着是莫关山的手指,更加情动,叫声也更撩人。莫关山闭着眼耐心动作,偶尔听声音看一男生,眼里只有几分被生理控制的欲望,再无其他。

随着莫关山喘了一声,男生的声音也猛然拔高,一场性事对于莫关山来说已经算是完了。

“爽了吗,”莫关山清理好自己之后,看着趴在床上的男生,“已经到月底了,你明白我意思吧”

男生身体抖了一下,坐起来看着莫关山,眼里闪着水光,“莫哥,我……那以后……”莫关山看了他一眼,“我当初没说清楚?”
男生听出了莫关山的不耐烦,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莫关山点点头就离开酒店了。他每个月会换一次人,怕时间长了有感情的纠葛,他给不了,所以连希望也不给,这些第一天他就会说清楚,能接受就继续,不接受就换人,他觉得这样挺公平的,谈清楚条件,你情我愿。当然他也会在第一次接触时明确表示,别碰他碰的太过火,他也不会过火,亲吻拥抱这些,则是不会有。

虽然莫关山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但他明确的知道自己不要什么,洁癖确实有,但还不至于到别人碰一下就不行的程度,他不碰,只是因为确实没欲望,但是生理需求满足起来他又不想自己一个人撸,太没意思,所以找个伴,定点儿规矩,挺好的。

出了酒店,莫关山也没往学校走,想起男生要哭的表情,他心里有点儿堵,这不是第一个,他知道自己挺招人喜欢的,表白的男生女生不少,他却觉得都差不多,有些一起玩的人,分开的时候也不是没说过自己凉薄,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其实怕麻烦不服管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确实没有喜欢谁的感觉,或者说对谁有过欲望,所有人都差不多,好看的不好看的,都差不多。

怎么自己就没有个喜欢的人呢,不会是传说中的爱无力吧。莫关山路上忍不住乱想,还去微博搜了一下,看那些症状和原因,显然自己不是。难道是性冷淡?莫关山又搜了一下,也不是啊。突然觉得挫败是怎么回事儿。

莫关山懒得去想,四处转悠最后进了一家酒吧,好像以前没来过,进去之后莫关山的第一感觉就是陌生,他甚至怀疑自己进的其实是咖啡店。

店里放着不知名的曲子,是笛子一类的乐器,酒吧里有人相拥着跳舞,也有人坐在吧台喝酒,环顾四周都没发现有什么过火的动作,他倒是不排斥,只是很少来这样的酒吧了。

走到吧台随便要了杯酒,他就坐着开始想小假期的计划,留一天给家里,一天给朋友,剩下的日子单独活动,爬山,蹦极,滑翔伞,甜品店,陶艺,都是高中时就想尝试的东西,现在自由了,更重要的是,能对自己负责了。

莫关山掏出手机,在微博上看看攻略,又刷了会儿别的,就看到了一个叫soul的APP的文案,跟随灵魂找到你,匿名社交。

莫关山几乎没听过这个词儿,灵魂。刚才他还在质疑自己爱无力性冷淡,灵魂,他想,灵魂这东西,要是能看见,自己的灵魂一定是篮球形状的,又或者是三明治?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点开下面的图片,一些还算走心的话,讲现在人孤独,固执,空虚,等等诸如此类,其实那句跟随灵魂找到你真的有点儿打动他的心了。

他下载了那个软件,点进去之后改了自己的名字,会打篮球的三明治,他想,反正也是匿名的,碰到熟人并且认出来的几率太小,然后做了测试,温暖甜心星球,他有点儿惊讶,没想过自己居然有朝一日会被划分到这样的类型里。

浏览了一下,似乎也没什么特别,随手发了张酒吧的照片,就关了APP继续做规划,然后,不断的有消息弹出来,来自soul,来自soul,来自soul,他又点开了APP,十多分钟而已,收到一堆赞和评论,他看了一眼评论人,各种明星动漫人物随便什么都有,不知道男女老少,他看了会儿评论,说什么的都有,抱怨自己还在加班啊,问自己在哪里啊,还有人居然说自己也在求面基。

他笑了笑,回了那人一句早就走了,就好奇的开始刷广场,他发现这里似乎有很多留学生,优秀的人简直太多,擅长画画的,跳舞的,他搜了一下篮球,果然,会打球的也特别多,他就翻呀翻的看着,有很多人发照片,也有视频,他倒是看到了几个球技不赖的,点了关注。

系统提示他要不要边听边看,他点了确认,掏出来耳机,离开了酒吧往学校走。

走在路上听着耳机里不断切换的声音和歌儿,他觉得有点儿轻松。还行,暂时不卸载了吧。

回宿舍之后见一他们睡了,莫关山轻手轻脚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耳机里突然静了下了,他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声音,没电了?他举起手机看了一下,有,那?突然耳机里传来了一声低喘,吓得莫关山一激灵,他点开音频,是一段30秒的语音,一分钟前发的,没忍住,评论了一句,大半夜的吓的老子都软了。

然后点进了那个人的主页,叫呵呵呵呵,跟他一样是个新来的,发了条语音,之前还有一张照片,是个酒吧,莫关山心想,这倒是巧了,我发酒吧他也发酒吧,点进去又评论了一句,哥们儿悠着点儿啊。

然后拉了被子准备睡觉,突然看到soul有人给自己发消息,他点开看了一眼,用哥帮你吗?莫名其妙,他点进了主页,居然是刚才自己评论的那个人。

不用,老子已经爽完了。
这么快?
滚,睡了。
莫关山随手点了关注,很久没跟别人聊天了,吹牛逼什么的,还挺好的。

一夜无梦。

第二天起床,莫关山先跟家里说了一声,2号回去,然后就准备去叫见一他们,推开门见一不在,又推展正希的门,锁了。得了,估计昨天晚上就睡一起了。

莫关山也没敲门,刷牙洗脸,回自己屋,开了手机就收到一堆消息,五十多条来自soul
,估计就是点赞评论,莫关山琢磨了一下还是把消息提醒关了,点进去之后果然,他看了一眼,也没回,然后发现居然还有条消息,还是昨天那位,凌晨三点发来的,睡不着。

莫关山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六点多,想了一下回了一句,睡没。

消息立刻显示已读,还没有,你醒了?

居然一直没睡?不会是在国外时差错开吧,问了一句,你在哪儿

对方像是了解他的想法一样,国内,是真失眠。

莫关山笑了一下,有病就吃药。

从高中,高三开始,他的脾气就收敛了很多,很久没跟陌生人呛过声了。

对方过了一会儿才回,没用。

莫关山愣了一下,失眠到吃药都没用?严重成这样了吗?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对方见他不说话,又回了句,逗你呢,我也刚醒。

莫名其妙的,莫关山心想。

骗子!莫关山回了一句。
真逗你呢,不算骗。
滚蛋吧。

对方发来一段语音,莫关山一点开,一串笑声就在屋里传开,是个比较低又清冽的声音,感觉如是在他身边的话应该都能感受到他胸腔的共鸣,这声音唱情歌绝对无敌。

莫关山回了个中指,就关了手机准备去晨跑了。

在这个城市的某栋高楼顶层,一间大到空荡荡的客厅里,一个黑头发的男生躺在地板上举着手机盯着几个字,会打篮球的三明治。

评论(5)
热度(59)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