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韩叶】这次是真的破了!

*突然的脑洞 无逻辑
*没有车 注意没有车
*谁愿意把这个车开起来我也不介意 油已经加好了
 
“嘶~怎么这么疼啊”叶修皱着眉扯了扯衣领,不知道今天穿的衣服怎么了,磨的他胸前一阵一阵的疼。
 
这破衣服,以前穿也不这样啊,叶修郁闷的把脸贴在课桌上,跟韩文清发消息抱怨着
 
老韩~
老韩~
救我~
 
韩文清正讲课呢,兜里的手机震了三下,他看向叶修,对方趴在桌子上,没有像往常一样看过来用眼神勾他,是身体不舒服吗?
 
韩文清咳嗽了一声,叶修,你去办公室等我。
 
同学听着韩老师严厉的声音,(屁话明明是充满关心的语气)都不敢出声,默默祈祷千万别叫自己,顺便祝叶修同学好运。
 
叶修略微弯着腰不让衣服蹭到胸口,在韩文清眼里显然是胃疼肚子疼,韩老师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又出声催促,快点儿别磨蹭。显然是怕着急了怕疼的厉害,但同学们懵懂无知,在座位上吓得瑟瑟发抖。
 
出了教室叶修揪着衣服领先看了一眼,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又抓着衣服往肚子上蹭了蹭,也不扎人啊,只好往韩文清办公室走,边走边催他。
 
!!!!!!
韩文清手机又震了六下,只好交代同学自己看书,自行下课。就头也没回的摔门而出。(同学们不要恐慌,韩老师没有生气,是着急,急的。)
 
韩文清推开办公室门,叶修?
 
洗手间传来叶修了声音,委屈至极,“老韩,疼死了”
 
韩文清拐到洗手间,就看到叶修光着上身站在镜子前面,摸着胸前的小红果,摸一下吸一口气,场面好不诱人。
 
叶修!韩文清愠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修转过身,眼里竟然带了泪花,“老韩你看,都磨破了,疼死哥了,那什么破衣服啊,怎么还咬人呢,老韩~”边说边挺着胸让韩文清看个清楚。
 
韩文清定睛一看,胸前确实不是平时的嫩粉色,颜色是深,但也不至于就破了,倒是,挺像他情动时的颜色,韩文清又看了叶修一眼,眼里噙着泪光,是真的很像。
 
叶修等了半天不见韩文清说话,抬头一看,“老韩你个禽兽,你想什么呢!”说完还不够,还得掐一八老韩的腰。
 
韩文清顺势把人揽进怀里,一手搂腰,一手摸上胸口,要动不动的圈了一下,“给你吹吹?”开口时声音已经哑了几分。
 
“你个禽兽!衣冠禽兽!”叶修挣扎不过,愤愤然道。
 
韩文清不为所动,默认了这个称号,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叫了,低头对着胸口吹了口气,掠过的凉意让原本的疼痛缓解了不少,也带来了一切奇妙的感受,惹得叶修抖了一下,“这样还挺舒服的,别停啊老韩,我是真疼没骗你,,,,嗯~操!”被指尖拨弄传来的疼痛夹杂着不同与往日的快感让叶修忍不住爆了粗口,“韩文清!”带着害羞的怒意,有点儿欲语还休的意味,韩文清自然是听得出来的。
 
“做吗?”韩文清已经喘着粗气把人压在了墙上开始上下其手了,还假模假样的问了一句。

“同学们还等着你呢韩老师,你就是这样为人师表的吗?”叶修的垃圾话在这种时候总是格外多,我们就暂且理解为他是怕自己太饥渴被老韩干死所以采用的缓兵之计吧。
 
此处省略五百字车。其实写了一千五的车
 
叶修坐在洗漱台上,腿勾着韩文清的腰,胳膊环着他的脖子,声音有点哑,刚才没叫出来憋得,“我说老韩呐,让你给我抹点药怎么这么墨迹呢,这次是真破皮了,让狗咬的。”韩文清皱着眉看着鲜红的两点,确实是破了,可是怎么看怎么诱人,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他自己都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禽兽,却还是舔了一口,“唾液杀菌。”
 
叶修揪着他的头发,“韩文清你其实是属狗的吧!”
 
 
【如果真的受伤啦,还是要乖乖去医院看的,文中方式显然是错误的,大家不要信以为真!更不要模仿!】

评论(1)
热度(70)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