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贺红】暗戳戳的喜欢 上篇

*有感情基础后表白的那天

*ooc依旧

*两发完 可能会有番外

早读下课的课间,贺天照例在走廊上被几个女生围绕着聊八卦,脸上笑意一如往日,只是眼神却明显在走廊来往人群中穿梭着,像是等待又像是寻找。

往常这时候,莫关山应该顶着一头红发,一脸不耐烦的背着书包姗姗来迟,经过自己身边儿的时候递来一块儿三明治,随意调侃几句就打着哈欠告别,走进教室后趴在桌子上开始续觉。

但是今天,贺天皱了皱眉抬手看了眼时间,还有5分钟就要正式上课了,莫关山还没出现,难道今天早到了来上早读了?

贺天笑着跟周围女生道了别就往莫关山教室走去。

俩人相识于初中毕业的暑假,两年前了。
贺天一直在中国上学,初中去美国读了三年,觉得没意思毕业后就回国了,暑假跟发小见一和展正希待着,打球,泡吧,打球。
在酒吧里遇见了莫关山,随后四人又相约球场,渐渐熟悉起来。

来到教室后门的贺天收回了思绪,靠窗的位置上,风轻轻拽着窗帘在摇曳,座位上没有人,也没有莫关山显眼的明黄色书包。

贺天皱了皱眉,准备去教室拿手机,转身时看到了平时总和莫关山玩儿在一起的小弟,寸头。

寸头显然也在找贺天,看到他后将手中的三明治递过去,“老大今儿出来的有点儿晚,嗯,,,他让我把吃的带给你。”

贺天接过三明治道了声谢,还是打算打个电话。

回教室的路上一边吃三明治一边寻思莫关山的动向,出来晚了寸头到了他也应该到了啊,一清早的有别的事儿吗?

取了手机一看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于是改发微信,
哪儿呢?3分钟没回
遇上事儿了?5分钟没回
贺天皱了皱眉,不会真出事儿了吧,正想着一个电话进来了,莫。

贺天举手,老师我去下厕所。

贺天在老师眼里就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格外受老师青睐。

贺天走出教室后门接起电话,就听到一声沉重的喘息,心里一惊,“你受伤了?”

对面传来几声轻笑,“想什么呢,”伴随着几声气息不定的吸气呼气,“你哪儿呢”

对方一开口贺天就松了口气,没受伤,听声音应该是厕所,撸管儿呢。

贺天没忍住也笑了两声,“莫关山你不是吧,在学校厕所?”

“过来吗,嗯~篮球馆”

贺天出了教学楼,边往篮球馆走边跟莫关山聊天“我不打扰你兴致吧莫哥?”用调笑的语调说着话,心里却是忍不住想象着莫关山做手活儿的样子。

听筒里传来莫关山急促的呼吸声,还有隐约粘腻的水声,“快,给哥,给哥喘一个”

贺天知道莫关山是快到了,半认真半玩笑的叫了几声,“嗯啊~莫哥~用力啊~”贺天知道莫关山喜欢妖媚粘腻的少年的声音,希望自己低沉的嗓音没让莫关山软下去。

听筒里传来莫关山几句粗口和舒服的喟叹,随后是卫生纸的擦拭声,冲水声,伴随着莫关山的调侃,“可以啊贺天,叫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你丫不会是个隐藏的声优吧哈哈哈哈哈”

贺天笑骂了几声,告诉他自己马上到。

站在体育馆外平息了自己的欲望之后推门进去,莫关山已经坐在球筐下,看到来人之后起身吹了个口哨。

贺天走进后,并没有从莫关山脸上看到丝毫情欲过后的样子,不动声色收起探究的目光,“叫见一他们过来?”

莫关山想了想,提着书包往外走,“还是别打扰他们俩了,咱哥儿俩自己去嗨”

贺天把他的书包拿过来,“你先过去,我去请个假”

“成,校门口等你”

虽然莫关山爱玩儿爱惹事儿,但是贺天的话他基本都听,也不怎么反驳,认识两年多,四个人里虽然展正希最沉稳,自己岁数最大,其实也就几个月而已,但他还是更黏贺天,不只是因为见一展正希俩人早就情投意合,还有他心里对贺天的一丢丢占有欲,还分不清是哪种感情界限。

莫关山走在路上心思活络,今天打电话给贺天完全是一时兴起,想看看他对自己的反应。
认识这么久了虽然已经知道贺天喜欢白净害羞的小男孩儿,但却没见过他情动的样子。

几个人经常去泡吧,见一去了之后就和展正希腻在一起,而贺天身边总是不乏爱慕者,男男女女都有,胆大的直接坐到身边,贺天从来都游刃有余,最后选个聪明乖巧的圈在怀里逗着喝酒,语气暧昧眼神清明。

啊,好像有那么一次,贺天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样,眼里少了清明多了迷恋,莫关山看过当时贺天怀里的人,是个白净乖巧的,被贺天圈在怀里会脸红的男生。

后来莫关山也笑过贺天,怪不得对那些投怀送抱的人热情却礼貌,原来是喜欢会害羞的小白兔啊。当时贺天看了莫关山一眼,笑着应承了,当然也没忘怼回去。

想到这些,莫关山笑着叹了口气,肩膀突然被人一勾,“叹什么气啊你,怎么,早上没爽够啊”熟悉的气息阻止了莫关山蓄力将人掀翻的冲动。

“你怎么这么快啊,我这还没走出学校呢”
贺天勒了他一下,“就你这速度,能够我再走一个来回,想什么呢你”

莫关山笑着回了个肘击,“哥想着要带你去爽呢”

俩人打打闹闹到了校门口,把假条给了门卫登记了一下,出了校门叫了辆车。

上车后莫关山给了司机一张名片,“师傅麻烦您名片上地址”“好嘞”

贺天看莫关山神秘的样子,凑到他耳朵边儿上耳语,“莫哥你不会是要把我给卖了吧”
莫关山一副哎呀被你发现啦的样子,然后低声安慰道,“别怕,哥让你做头牌不会亏待你的,”

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俩人下车后贺天抬头看了一眼,瘾,一家酒吧,“啧,名字还可以,但是大清早就泡吧神经病啊”

莫关山推开门,“哥先带你来探探路,而且这儿可不只是酒吧啊”

看着莫关山暧昧的笑,贺天顿悟,gay吧啊,回给莫关山一个了然的表情。

俩人心照不宣的进去,酒吧里没什么人,看上去应该都是工作人员。

莫关山来到吧台,敲了敲桌子,吧台里钻出个人,一头银发,耳朵上戴着几只耳环和碎钻,“呦阿山,怎么这时候过来了,逃课了?”

“老子请假了!带朋友过来照顾照顾你生意”,“贺天”莫关山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是老板蛇立,跟我混的小弟。”

贺天一看,蛇立明显比俩人岁数大,又跟莫关山很亲近,笑着问候了一声,蛇立看着贺天,张狂内敛,温柔霸气,虽然岁数小,但也很带劲啊,眼眸深了几许,也笑着回应了一下。

蛇立的变化莫关山自然看在眼里,有些惊讶一向挑剔的蛇立竟然对贺天这么感兴趣,心里的占有欲作祟,将贺天往身后扯了一下,“哎哎哎,你别惦记啊,他不喜欢你这样的”

“是嘛”莫关山的动作和背后的意图蛇立一看便知,但也只是笑笑不拆穿。

“阿山你带他先逛一下,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儿找你。”然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贺天,接着忙自己的事儿了。

莫关山拽着贺天直接上二楼,“其实跟别的酒吧没什么区别,但是比起别的gay吧肯定是更让人放心的。”

“你跟老板很熟啊,怎么从来没见你给我们介绍介绍呢,还是说,”贺天停顿了一下,莫关山看向他有些受伤的表情,“只有我不知道?”

莫关山连忙拉着人找了个隔间坐下,“哪能瞒着你啊,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贺天表情不见缓,“你们认识很久了啊”

“还行,初中经常一起打架,他帮过我不少次,毕业后他应该是去了国外,没怎么来往但也一直没断。他好像近几个月才回来,告诉我忙着开酒吧还叫我过来玩儿,所以我就带你过来了嘛,开业应该就是今晚了,到时候再叫见一他们。”

莫关山一通解释,随后才警觉,“贺天你套我话?”

贺天看他后知后觉的样子,心里却格外舒坦,每次自己装作不经意间流露出难过时他都会有些紧张,他对自己,应该也是不一样的吧。

莫关山跟贺天在上面闹了一阵之后,蛇立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儿上来找他们,三个人倒也没拘谨,有说有笑气氛还不赖。聊了一阵儿蛇立接了个电话,就又去忙了。莫关山他们也没久留,俩人跟蛇立道了个别,说晚上再带朋友来捧场。

出了酒吧俩人就到处蹿,台球厅电玩城,很快也就到了午饭时间。

莫关山觉得在外边儿吃点儿得了,下午就回学校,但是贺天非要回家吃他做的饭,软磨硬泡下莫关山妥协。

他们又走着去超市,在里面逛着买了些中午用的食材,又给莫关山买了一堆零食,然后打车回家,回贺天家。

到家后贺天去洗澡莫关山开始在厨房忙,系着围裙吹着口哨,煲米饭,洗菜,切菜,熟练而享受。

这点遗传自莫关山的妈妈,莫妈妈精于厨艺,将莫爸爸的胃和心牢牢拴住,也培养了儿子的兴趣和能力。她告诉莫关山,做饭不只是为了解决温饱,为自己的亲人爱人做饭是会有幸福的感觉的。

莫关山不知道自己现在幸不幸福,不过看到贺天他们爱吃自己的饭还赞不绝口,尤其是见一要把他捧上天的夸赞,确实会让他心情愉悦。

洗完澡出来的贺天来到厨房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莫关山,一个认真的流氓。

贺天去拿碗筷时莫关山的菜也炒好了,俩人边吃边讨论见一和展正希。

从四人认识熟识以来,他们俩就腻腻歪歪,终于在临近高二确定关系,从此开启了炫夫狂魔秀秀秀模式,经常遭到贺天和莫关山俩人的排挤,显然当事人毫不在意,照秀不误。而见一,总是在受不了被俩人抱怨的时候开始催他们谈恋爱,说实在找不到干脆你俩在一起得了,这时候当然俩人默契的说对方喜欢的不是自己这款,然后话题终结。

一顿饭边吃边聊还花了不少时间,吃完饭后贺天催莫关山去洗澡休息,自己则收拾了碗筷,扔进了洗碗机。开玩笑贺天是会刷碗的人吗,可能会是但显然现在不是。

莫关山洗完澡出来后,贺天正在客厅打游戏,看他过来,贺天扬头,来一局啊,说着将游戏手柄扔给了莫关山,莫关山往沙发上一趟,“不来了,我逛一上午累了,腿疼,肩膀也酸,哎总之就是浑身不舒服。”

没人跟他打游戏自己玩也没意思,贺天就关了游戏坐到了沙发上,“不能吧,你体力这么差?打半天球也不见你这么累啊”

“废话,打球跟逛街能一样吗,逛街哎,要命的活动。”莫关山捏着自己的肩膀不满的抱怨着,“还好我不会有女朋友,不然真的要死在街上,就今天这么点儿路我现在就这样,啧啧啧。”

“那我怎么没事儿啊,”贺天看他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可把你累着了,坐过来我给你捏捏吧”

莫关山嘿嘿一笑,好像就等着贺天这句话呢,轻快的起身来到贺天身边,完全不像不舒服的样子。

贺天也不揭穿他,转过身让莫关山背对着他,双手放在莫关山肩上,像之前打球后俩人互相放松时一样给他按摩。

莫关山享受着贺天指尖传来的力道和温暖,勾起嘴角笑得一脸满足。

过了一会儿后,莫关山装作睡着的样子往贺天怀里一软,靠在了贺天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贺天愣了一下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而去扶住莫关山的身子,莫关山以为贺天要把自己放在沙发上时,贺天却突然没了动作,等了好一阵,真的快要睡着时,耳边才传来贺天一声轻叹“莫哥,,,”仿若夏日教室座位的窗口突然而至的一阵清风掀起窗帘拂过脸颊,让人心头也跟着微颤。

贺天圈着莫关山不再有别的动作,只想着他们平日虽然亲密却与此时不同,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对莫关山的心思是什么时候变得不同,但见一他们看得清楚明白,偏偏当事人懵懂只当这是兄弟情,原本想挑明了说清楚,却在一次酒吧玩闹是看到莫关山对着一个妖媚少年上下其手,当时忍不住心里的苦涩多喝了几杯,自己也挑了个白净的男生,这件事儿后来还被莫关山调侃,自己的心思也就一直藏在心里。此时怀里的人倒是乖巧,贺天没忍住才轻轻叫了一声莫哥,含着自己的万千思绪。

莫关山好像被贺天那一声莫哥唤醒,突然领悟了自己对他的占有欲,依赖,也突然看懂了贺天望向自己偶尔难过的眼神,以及他以兄弟之名对自己的种种照顾关心甚至纵容,但眼下回应,局面似乎不太好控制,不如晚上再说吧,自己也好有个准备,莫关山在心里暗下决定后,不由得往贺天怀里蹭了蹭,踏实的睡了过去。

贺天沉浸在回忆里,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才回过神来,不知道莫关山心思的他,还被淡淡的忧愁围绕着,除了独处,也只有这时候,自己能难过的明显些。

大概一个小时莫关山就醒了,不知道贺天什么时候松开了自己,醒来时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的莫关山在心里笑了两声,就光着脚下了沙发,扯着微哑的嗓子喊贺天。

贺天在阳台抽烟,听到声音后掐了烟回了客厅,看到光着脚浴衣也揉的皱巴巴的莫关山,皱了皱眉略带警告的说“把拖鞋穿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空调房别光脚踩地板”

要是以前莫关山还会接受警告边笑贺天像个老妈子边穿鞋,但今天不一样了啊,心态变了每一句警告都是甜言,每一句威胁都是蜜语,全都源于心疼。

莫关山光着脚溜达到贺天身边,“不穿,热”想着贺天会不会像电视剧里一样突然男友力Max一把抱起自己扔到床上,然后,,,,想到这里莫关山自己没忍住笑了,先不说俩人不是情侣,就算以后在一起了俩人也走不了这种路线,倒是见一他们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那自己和贺天呢,在一起以后会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会是怎样的风格呢?会不会,,,,

来不及想更多就被贺天出声打断,“莫关山你没事儿吧,”

“嗯?没事儿啊,怎么,不穿拖鞋就不行了?”莫关山外头看着贺天,语气带着调侃,其实也就是忍着心里的那点儿窃喜。

“不穿就沙发上坐着去,下午还上课吗,这都两点多了。”贺天也不计较。

莫关山往沙发上一躺,小腿搭在沙发背上晃悠着,“不想去,你请了多久假,哎咱俩去看电影吧,不想打游戏了,累,给我找身衣服去?”

“没说死,就说办完事儿回去,”贺天摸了一下他晃来晃去的脚,凉的,拍了一巴掌,“一块儿,我也换一身,我这儿应该还有几件你的衣服呢。”

莫关山下了沙发,把拖鞋穿上了,一边儿解浴衣腰带一边儿往卧室走,“没有怎么了,你的衣服我不能穿啊”

贺天笑了笑,“那你自己挑。”

其实俩人衣服挂在一起,莫关山也记不太清哪件是自己的,就随便拿了一件,又找了条贴身的裤子,贺天看他换完,啧了一声,“你怎么穿了条这么紧的裤子”

莫关山给了贺天一个这你都不懂的眼神,“你忘了咱们晚上要去哪儿了,gay吧哎,哥屁股这么翘,难道要穿运动裤去?”

贺天盯着莫关山的腿,长,且直,屁股翘不翘的他当然也知道,他还知道莫关山腰也细,腹肌也很匀称,全身上下没有不好看的地方,贺天当然都知道。

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可是有没有理由干涉。

“你就是欠操。”贺天上手拍了一下莫关山屁股,也没再说别的,想着大不了到时候把人看紧点儿别真被勾搭走。

其实莫关山不勾搭别人的话,还真没谁能把他勾搭走,他对哪种类型都没多喜欢,只是当时相较之下选了个更感兴趣的而已。

“打车还是叫司机?”贺天又问,莫关山没理他,走到洗漱间在一堆瓶瓶罐罐里翻找,“你香水呢,我挑一个。”

“你还想怎么着啊,要不再画个妆?”贺天被气笑了,他算知道了,莫关山就是有病,但自己不能让他由着性子乱来。

“你笑屁啊,赶紧的,给我找香水去。”莫关山踢了他一下,还不罢休。

贺天只好一脸真诚的看着他,“莫哥你现在就特好闻特招人,不用香水也能迷倒一片人,真的。”

“成吧,信你一回,你刚问我什么来着。”莫关山笑了一会儿也不再逗他。

“没有,我是跟你说司机有事儿没法送咱们,得走着去了。”贺天看他没心没肺的样子,话头一转不再征求他意见了,心里想着,路上累点儿省的晚上折腾个没完。

莫关山倒也不再抱怨浑身疼,能多跟贺天待一会儿逗逗他也挺好,虽然他知道打嘴仗总是贺天让着他,以前非要说出个一二三四,现在倒开始慢慢体会贺天每一句话的别有用心。

评论(15)
热度(74)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