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世人都感叹 情爱多离散

青柠

* 接上一篇 这是莫关山的pa

* ooc依旧 私设宫诚同上

* 感情里的细枝末节自己随意填充吧

莫关山无聊的在吉他店门口刷着手机,俩人刚从另一家吉他店出来,有一把自己很喜欢的吉他,但是男人说再逛逛,却让自己先出去等他,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关关,终于熟悉的声音传过来,闻声望过去,男人大步朝自己走过来。

“背着我偷偷摸摸干什么去了,不会是在店里遇到小情人儿了吧,”莫关山眯着眼看向男人,果不其然看到他眉间染上一丝慌乱和恼怒,甜甜的笑了一下,又说,“我刚买了饮料,超甜,你尝尝,”明知道男人不喜欢甜的,除了酒就是茶或白水,却不等他回答,就将手里的饮料递到嘴边,非喝不可的架势。

男人无奈的笑了,先接过他胳膊上挂着的背包,然后皱着眉咬着吸管喝了一小口,意料之中的甜腻被一阵清爽的酸味取代,忍不住接过饮料多喝了几口,挑了挑眉看向莫关山。

被男人表情取悦的莫关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喝吗,猜猜这是什么”,仿佛料定他猜不出,直接自己宣布了结果,“青柠,还记得吗。”

男人一愣,仿佛陷入了回忆,嗯了一声也笑了,揉了揉他的头。

莫关山牵着他的手,突然低声说了句,想听你唱歌了诚哥。

被牵着的男人几乎立刻推开了面前吉他店的门,有点儿慌的样子让莫关山轻骂了一声笨。

进店后男人找到允许试弹的吉他,让莫关山坐好,然后调弦试音,莫关山说,一起吧。

男人将吉他递给莫关山,到他身后圈住他,莫关山扫弦,他按弦,随后在他耳边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哼唱着:

夏天白昼 明治的红豆
一口沁甜了倦意感受
有风经过 海面上踟蹰
倏尔带走你梦里的忐忑
可嗅到仲夏柠叶香
你莞尔的笑
身旁青色的柠檬微荡
我明了害羞地彷徨
仿若青柠的悠扬
到达直通你心门的方向

莫关山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男人还是青涩的男生,抱着吉他给自己弹唱,问可不可以做自己的左手。

“诚哥。”莫关山向后一靠,男人宽厚的胸膛接纳了他,“再看看吉他我们就回去吧。”莫关山想亲热了,但外面不行。

男人似乎明白他的心思,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应了声好。

俩人又看了几把吉他,莫关山觉得没有喜欢的,准备走的时候,转身看到了贺天。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这儿的,莫关山有点儿意外,还没来得及问候,身边的男人就先他一步走了过去,察觉男人骤然紧绷的身体和情绪,莫关山心想,完喽,诚哥吃醋喽。

果然,男人走上前去问候了贺天,在说到,我是莫关山丈夫的时候,带着示威和炫耀,莫关山在心里叹了口气,哪有半点儿纵横商场的大哥的意思,幼稚的像小孩子宣誓玩具的主权。

莫关山把人拉到身边,跟贺天简单寒暄了几句,蜜月一词出来的时候,身边人明显愉悦的气氛让他再一次感叹男人的幼稚,听到贺天邀请后又感觉到身边人不满的情绪,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看了男人一眼后,以家里的狗狗在等为理由拒绝了贺天,男人连说句再见的机会都没给,就拉着莫关山出了吉他店。

径直将人带到一个人少的墙角后,莫关山被圈在怀里,看着男人依旧不爽的表情,莫关山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男人不动,就那么盯着他看,像极了一只等着主人顺毛大型犬,莫关山止住了笑,双手环在男人脖子上,语气带着讨好,“诚哥?”

男人不为所动,还是生着闷气,在莫关山一句一句声音越来越软的诚哥后,脸色缓和了些,咬了一口他的嘴唇,“叫我什么”

“诚哥啊”莫关山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样子。

男人把手滑到他腰上伸进衣服里捏了一把,逼问,“叫我什么”

其实莫关山第一遍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那是两人亲热时被逼急了他才会叫的,现在,他开不了口,于是依然,“诚哥”

男人不由分说扣着他的脑袋交换了个深吻,盯着他羞红了的脸和雾气蒙蒙的眼睛,叫我什么

莫关山轻喘着气,看了一会儿男人不肯妥协的样子,把头埋在他怀里,“回酒店再说”,真是输给他了。

男人得到承诺后放过了他,拉着他打了车直接回了酒店,进了电梯也不顾周围人,就揽着腰把人搂到怀里,莫关山这时候倒也不挣扎,不过还是羞的把脸埋在他怀里。

出了电梯,莫关山倒不愿意松手了,好在俩人的屋子离电梯不远,拐个弯的距离,男人也舍不得撒手,俩人就着拥抱的姿势挪到了门口,掏房卡,开门,关门,男人刚把背包挂好,莫关山就吻了过来,伴随着一声低不可闻的老公,将男人抵在门上吻住了他。

男人狠狠的要了莫关山好几次,求饶都没用,但他也只是吃醋,他和莫关山的感情,或者说莫关山对他的感情,他从来没怀疑过,俩人一起经历了太多,他们陪彼此从青涩到成熟,虽然也很遗憾没能参与莫关山的前青春期,但相遇后,余生都是他的,他已经很满足了。

莫关山也很享受男人偶尔表露出来的强烈占有欲,是能看到的,踏实的,让人安心的爱意。

他自己更是从来不加掩饰,男人包容着他的一切,他的脾气也被惯的没有了,他也总是想,这个人这么好,还好他爱的人是自己。

至于贺天,少年时期的春梦吧。

一点儿题外话
这个故事的灵感源于我突然看到的相册里保存的初恋的背影照,就小小脑洞了一下,我一直想写一个故事是贺天最终失去了毛毛,而毛毛后来过的很好,没什么虐的过程,只能说初恋易碎造化弄人吧。

这也就是个脑洞,我当然还是希望俩人能好好的在一起了,站稳贺红不动摇。

评论(2)
热度(33)
  1. willlingsomema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我永远喜欢韩文清 | Powered by LOFTER